【APH】【英&米】片段三则

- 国家设定 -

 

【英/米】That Sun

“人权,亚瑟,这个词可不是我创造的,而是你教给我的。”阿尔弗雷德说道。他身旁的英国人转过脸看着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大概是没跟上说话人的思维。“这个词多漂亮啊。可惜你到处宣扬的这个词到头来成了让你日落的催化剂。”

亚瑟·柯克兰挑了挑眉毛,他的声音听起来一向都是平稳而低沉地:“你想说些什么?”

“嘿,可别误会了,伙计。”美国人接下话茬,被眼镜片挡住的瞳孔闪着浅色的光彩,“我觉得你已经做得很棒了。你瞧瞧你曾经的手下们和你分开的样子,你再看看弗朗西斯的狼狈,贝露琪的暴发。跟他们比起来你还真不愧对绅士这个名号——而且最起码,你还有英联邦呢。”

“是啊。”英国人听到这个名词沉思了片刻,他微微眯起眼睛,想到那名字出现前更久远的故事,“我对我曾经教育过、驯养过的土地永远敞开大门,亲爱的。如果你想加入英联邦,非常欢迎。”

他没等正得意的新大陆反应过来便迈开腿,朝前方走去。阿尔看到他直挺挺的腰板,一丝不苟的西装,微微扬起的下巴还是和200年前一模一样——只不过谁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又变成了什么样呢。曾经让整个地球成为他的工厂和消费者的国家早已衰退。日升日落,只是人类文明的纪年上又多加了几行字罢了。

 

【英单人】Back to the battlefield

飞机盘旋的轰鸣声、爆破声、行人逃窜的脚步声、女人的尖叫、小孩的啼哭…各种惊慌、不安、暴力的声响在防空洞灰暗幽深的空间里来回飘荡。它们溜进亚瑟·柯克兰的耳朵,像磨钝的小刀片一样切割着不列颠的神经。

亚瑟捏了捏桌上的安非他命。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疲倦与痛苦让他的眼睛布满血丝,他知道自己急需睡眠,而瓶子里的小药片可以做到这一点。——但他不愿意,也不能合眼。不列颠土地上的硝烟熏着了他的肺,伦敦的空袭让他浑身发痛,耳边无法散去的惨叫和同胞对他的呼唤,还有德国人手中冰冷的武器。他想着这些,下意识地将安眠药重新塞回了抽屉中,握紧了拳头。“我还不能休息。”英国人对自己说,为了我的同胞,我的土地以及我的荣耀。

他给自己灌上一大杯咖啡,快步走出避难所。

他走回战场。

 

 

- 普通人设定 -

 

【英/米】The Words

阿尔弗雷德拿着不知道是谁塞给他的活动海报死死地盯了两分钟,然后愤怒地将整张纸揉成一团,用力扯了扯已经辨不出形态的破纸张,将它丢弃在地上,顺便留下一个鞋印。还没走两步远,他又觉得不妥似的折回来将纸团扔进垃圾桶里。“真该死。”他对着垃圾桶使劲踹了两脚。

真该死,他居然看到一个个毛线团一样的单词就忍不住给它们标记起了词性和句法功能。他来学校可不是为了学那么枯燥无趣又过时的知识的,(他可是为了改变世界而出生的,他得做最有意义的事儿!)怎么连自己现在也变得如此无趣了。滚蛋的语法,滚蛋的语音学,每个人想怎么组词造句、想怎么发音说话是每个人自己的自由,这破学问有什么好研究的…他想起那个每天板着张脸,强调语言学是多么重要,将知识硬生生注射进他脑子里那个粗眉毛老头。那老师每次上课都点名,讲课没意思得让人想打瞌睡,还对谁都瞧不起、自视甚高的样子,肯定是个从来没人爱过的老处男,这种人…“该死的柯克兰,见鬼去吧。”年轻的美国人大声喊起了憋在嘴里的句子,仿佛想将还没熄灭的烟屁股一把烫在咒骂对象的胳膊上一样。

“你是在叫我吗,琼斯先生?”阿尔听到背后冒出一阵平和的语调,自己的右肩浮现出被人遮挡的阴影,这见鬼的幽灵老头,他想着,在这暖和的天气里打了个寒颤。

 

评论
热度(26)
© 妄想者公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