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典诺】信

注意:

* 瑞桑第一人称

* 制造糖分中,食用请小心

* BGM:Raein - Ólafur Arnalds



A Love Letter You Never See/信


当我写下这封信时,我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投递时间,再将这封信寄出去的话,也许收到的你只会感到突兀和讶异。不过没有关系,现在的我,只是想记录下这些字句,而并不是期待它们能被人看见,让人感动。

现在,我的内心是平静的,可我感觉到我的指尖正在颤抖,钢笔在信纸上留下的墨迹深浅不一,原因我不得而知。我知道的只有我脑海里浮现的全是你的身影。

我记得你在奥斯陆的街角拿着热咖啡等我出现的样子:你低下头看着身旁的小男孩,他手上系着一打五颜六色的氢气球,笑着对你说些什么,好像是想把他的气球分你一个。你没说话,也没什么表情,但我知道你是开心的。我就站在马路对面,边等红灯边看着你。那时我在想,你开心的原因之一是不是因为我快要出现了,于是我也买了一个气球,把它送给了你。你在拥挤的街头给了我一个拥抱。

我还记得我们一起去北冰洋的时候。你开着邮轮,离开了救援地点几百公里。你挥着鱼竿对我说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掉到手臂那么长的鳕鱼。等鱼上钩的时间是安静的,偶尔的间隙中我能听到的只有冰川融化时,大块浮冰裂开掉入海洋里的声响,还有你轻微的呼吸。突然,冰山快速地移动,耸立在我们面前。你没流露出丝毫慌张或不安,只是轻轻收起手中的鱼竿,拿出冰爪,就翻到了那座危险的冰雪之地上。你站在高处挥着手对我说你看到了鲸鱼尾巴正拍打着海面。你说这次出行是值得的。我想,你还是和我不太一样,你有点率性,却依然那么从容,你把一切都藏在内心深处,但也会坦诚地向我表达。你会做一切你极其渴望的事情,从不因为困难和危险就压抑这一欲望;你不会像有些年轻人一样,通过大喊大叫,毁坏东西来释放自我——你有更加大胆、更加自然的方式,比如攀登冰山,比如在冰冷的大洋里游泳。而我总在一旁看着,我不会去尝试我知道危险的事物,只不过看见你淡然地超越他们,我也会欢欣鼓舞。

我也了解,你并不是无时不刻都在挑战自己的。你,还有我,都更喜欢安静与平和。曾经的某个夜晚,我们坐在沙发上靠在一起,看着电视里一直不断跳动的火苗。那火苗有时迅猛,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它噼里啪啦地响着,让我想起冬日我们常就着燃烧的炉火烤栗子时,栗子壳爆开,发出诱人的警报;那火苗有时微弱,就像漆黑的夜晚仅剩下的最后一丝光亮,那是我们拥抱在一起,在深夜等着极光出现前要经历的漫长过程;那束火光一直温柔的,没有熄灭。你凝视着它,喝着黄油还没有完全融化的可可,我看见你的眼睛里也燃烧起某种光亮。你在和缓的节奏中慢慢舒展开,你是那么的惬意,那么的享受。我在想,你一定是喜欢这种毫无压迫、放任自我、尽情挥洒的慢。我明白,我们也是如此的类似。我们都不喜欢流水线上大机械化生产时,那种和时间赛跑的感觉,我们总保持着自己最热衷的节奏,而不是时刻围着不停变幻的物质转动,忙个不停。我也喜欢那晚闲适的电视节目。那一夜,火一直在燃烧。你靠在我肩上睡着时,你有没有听见我在祈祷——我在祈祷我们的时间能永远这么慢下来。我在祈祷你会一直靠在我的肩头,这样我轻轻转过脸,就能给你一个吻。

我的思绪里还有更多更多关于你的画面:有我们一起等待新年时你冻红的脸,有偶尔遇见惊喜时你不易察觉的动人神情,有难得的忧愁,有闪过的苦恼,有你安稳的样子,你幸福的样子,我不能将其一一复原于纸上,但它们会永远存在我的记忆里,我看着它们就很满足,很温暖。我知道这温暖不仅仅来源于生活中你俊美的脸庞,你理性的言辞,它更来源你的心,你的眼睛。你浅紫色的瞳孔,我看见它倒映着我的身影时流过美丽的光波,我能感受到我真正的归属。

我是一个不会表达的人,我不懂得如何说出令人惊叹的爱语,我也不懂得画出最饱含深情的图案。但我会送给你一切我认为最好的,与你相配的。我会献上我的所有,我只希望你能喜欢,你能幸福。

当我写完这封信时,我发现了更深一层的安定,我的心很热、很暖,呼吸也比从前更舒畅了,因为我正想着你,我想着那个爱我的你。我不期待这封信会被你看见,实际上我也希望你不要看见它。我只是想让它成为一个纪念,让它在我爱你爱到已忘记自己还陷入爱恋时提醒我,我是如此深爱着你,我是如此幸福地,正爱着你。

                                                                                        想念你及爱你的,

                                                                                    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

                                                                                于斯德哥尔摩 06/07 夜


本文是给《Varm norr·暖北》的应援

本子详细信息:

预定地址:

请大家多多支持w


后记:

挪威独立日快乐!(昨晚写完这篇贺时已经断网,发晚了还请见谅。)独立日对典诺来说应该充斥着虐梗才对,不过我实在是太需要点糖分了,所以干脆用瑞桑的角度写了篇情书,希望您有感觉到他们那深沉的爱【不。

说起来让瑞桑说这么肉麻的话完全是因为——嗯,他知道他写完这段话诺尔是看不见的。其实在我心里瑞桑就是一个外表沉闷,内心温(men)柔(sao)的人。所以他会把爱藏得很深,同时也爱得很深,他不会当着恋人的面说出甜言蜜语,但他自己心里知道,诺尔也一定知道的。独立以后,战争散去的日子里,典诺也会继续走下去的吧XD

评论(11)
热度(30)
© 妄想者公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