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白露】дарога路

说明:

本文为APH同人本《Daydream》的应援,祝本子大卖!

三个月以前的文了,用黑历史应援真是各种抱歉【。


>>1

她假想自己正经历一场旅行。

 

>>2

娜塔莎拖着皮箱在新铺的柏油马路上走,金黄色的树叶盖满了地,皮箱上的轮子碾压过落叶时发出脆沙沙的声音,就像兄长半睡半醒间的呓语。

她在通往莫斯科的路上。

 

这条路上的所有景色她都似曾相识。或者说这路的样子早就刻在她的心里了。她知道这路上所有的拐角、交叉路口、红绿灯甚至咖啡厅,好像她生出来,这路的模样就植入到了她的脑子里。她在下一个路口转弯,暗暗期待不可能出现的奇遇。

还年幼的时候,她经常会坐在家门口等着哥哥到来。她记得那时,伊万总会抱着一个大大的牛皮纸袋,纸袋里装着的可能是比她还要高一个脑袋的法棍,可能是加了上好黄油的牛角面包,可能是硬硬的裂巴,也可能是刷着糖霜的甜甜圈。有的时候,伊万会邀请她一起踏上这条路,去他家里坐坐。路途有点远,当娜塔莎感到疲惫的时候,哥哥总会将面包一点点地掰给她吃,讲些不太幽默的笑话,亦或在路边的长椅上看行人匆忙来往,猜测那些人的行踪或身份。偶尔,她将手中的面包屑洒在地上,看鸟雀们争相夺食的样子。那个时候,这条路是麦香味的,充满着欢笑与童真。

再长大一点,大概是十三四岁的年纪吧,兄长已经比自己高了将近一个头了。他偶尔会和姐姐一起出现,三个人一起穿过这条路,去伊万家庆祝节日或者生日。但娜塔莎更喜欢和哥哥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光。那个时候,伊万已经习惯于带着姐姐织的围巾。他身体健壮,步伐很快,娜塔要一阵小跑才能跟上他的脚步。但大多数情况下,她也愿意走在哥哥的后面,看着他的背影——浅米色的围巾被风吹起来,飘在他宽阔的肩膀后面,他柔软的暗金色头发像蒲公英一样在风里散乱,还有兄长总是插在风衣口袋里的双手,半仰着的脸,以及自己间或听到的空中传来的破碎的句子。

街道上一片白色的寂静/我听不到自己的心儿。*”娜塔莎在兄长寄来的诗集里读到这样的话。她将这诗句抄在笔记本上,每次一看到,就想到那个时候的路:一片静默的白。

再到后来,科学技术爆炸式的增长,人们的书信来往变得频繁便捷,电话也逐渐取代了许多见面的机会,车轮、铁轨甚至机翼代替了行走的双脚,她也长大了。伊万逐渐不再陪同妹妹走过漫长的国境线,甚至减少了和她的见面。娜塔有的时候会坐火车、搭飞机到达莫斯科。旅途时间缩短,可她形单影只地来来去去,这条路似乎开始变得枯燥、无味而冗长。

现在,也是同样的场景。她一个人在路上走。她将口袋里的面包糠丢在地上,可鸟儿都约好了似的,连叫声都没发出,更别说看到踪影;她咬下裹满巧克力酱的甜甜圈,却只尝出苦涩的味道。她要找的人在莫/斯/科,可能正静静地呆在克里姆林宫;她希望此刻能陪同她的人在莫斯科,离她远远的,说不定都没想起她的到来。

娜塔莎突然停下脚步。她说不清楚心里酸涩的感觉,只是想哭。可是,她张开嘴巴,喉咙却像嘶哑了一般发不出任何声音,眼睛干涩得淌不出一滴泪。她抬起头,想看看这条路到底还有多漫长,结果刺眼的光线照在她面前,白晃晃的一片。

 

>>1

太过亮堂的光洒在娜塔的眼睛上,她不太舒服得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原来只是做了一个梦啊,她舒了口气。梦里是兄长的远离和潮水般涌来的孤独,她抱着膝盖呆坐着,想将这个夹杂着回忆与现实的梦赶紧忘掉。

 

娜塔莎假想自己开始一场旅行。旅途是熟悉而漫长的孤独。旅行的终点站在莫/斯/科,它有一个名字,叫做伊万·布拉金斯基。

“你好,哥哥。” 

娜塔莎知道自己会在这条路途上一直走下去。

 

Fin

 

*:摘自俄罗斯女诗人吉皮乌斯的《寂静》。


本文为APH同人本《Daydream》的应援,本子基本信息如下

【刊名】Daydream

【原作】Axis Powers Hetalia

【语言】简体中文

【出品】空想主义社

【设定】原创童话向

【公式站】Daydream

【通贩】Daydream


最后请大家多多关注Daydream,阿碘碘和布偶偶辛苦了,你们超级棒哒!

让我再默默期待一下实物到手XXXD

评论
热度(11)
© 妄想者公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