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I】【Reese/Morgan】Weapon and Reward

原作:Person of Interest

分级:PG-13

配对:John Reese/Zoe Morgan

注释:所有梗来自S01E06和S02E06,认出来的有赏。努力撒糖并求同好!


Weapon and Reward 军火与酬劳

<0>

Shaw在图书馆的壁炉旁边捣鼓了一会儿,左手抱着卡利科冲锋枪,右手手指轻巧地掠过沙漠之鹰凶悍冰冷的外壳,她在触到扳机后稳稳地将枪托在手里,像猫一样满足又平静地迈开步子,走到埋头于键盘和屏幕间的眼镜先生背后。Shaw沉默了几秒,用熟悉的方式把房间全部扫了一遍——很好,那位西装先生不在——然后把冲锋枪的枪口狠狠往地上一戳,Bear抬起眼皮又动了动耳朵,小声呜咽了两句,Harold才同受了惊吓一下缩了缩肩膀,吸了小半口气,缓缓地转过头来看向身边武装的像个恐怖分子一样的姑娘。

“晚上好,Ms Shaw。我还以为Mr.Reese已经送你回去了。”Harold推了推眼镜,迅速将表情变换成平常对着电脑时那一幅波澜不惊的样子,想必他对被这位前任特工女士吓到已经非常习惯了,“我们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非常感谢你,不过我想要是没问题的话,你明天早上出现在这里会更加合适一些。”

“他确实送我回去了。不过夜晚还很长,我想出来找些乐子。”她将视线从精神不太好的Bear身上移开,舞了舞手里的枪,“我想把这些拿走,没问题吧?”

“我恐怕没有权利做这个决定。这些都是Mr.Reese的。”Harold礼貌地回答,他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实在是无法理解与自己合作的两位特工为什么都如此痴迷于武器收藏。

“那么,”Shaw有些遗憾地将手枪搁到了书架上,怀里的卡利科也老老实实地靠在了墙壁上,“你知道John都是从哪弄来这些的吗?”

看起来无所不知的Finch像是被哽住了一样。他是一个注重隐私的人,同样的,除非必要,他也不喜欢打探别人的生活。只有一回——他第一次邀请Mr.Reese与他合作时——他询问过男人要怎么解决武器问题。

那么Mr.Reese源源不断的日常难以购得的枪支到底是从哪来的?

<1>

Zoe Morgan从宴会出来时在门厅前停顿了两秒。已入初冬的纽约风一阵阵刮着,仿佛着了魔一样停不下来。她黑色晚礼服的裙边被吹着在光裸的小腿上晃荡,一片冰凉。门僮尽责地为她披上温暖的长大衣,并时不时抽空往车道上张望,随时准备为停下的车辆拉开车门,将女士送走。可惜向来因为高工资而准时准点的司机这回像是抗议或者跑路了一般始终没出现。尴尬的两秒过去后,女人拿出与生俱来的稳重对侍者和送她出门的委托人道了晚安,一边往人行道上走,一边注意路灯照不到的那些阴暗角落,又下意识地摸了摸手袋里安静的电话。

果然,马路对面的行道树下露出了半张脸。接着是不变的黑色外套、利索的行头、高挺的鼻梁、明朗的轮廓线以及那双迷人而充满魅力的深色眼睛。

她看着朝自己走来的男人,轻轻笑了起来。风将她披散在肩上的暗金色卷发吹了起来,发丝飘到她脸上之前似乎也拂过了面前这位绅士的鼻尖。“晚上好,John。”

Reese首先听到的是高跟鞋落在人行道并不平整的瓷砖上时充满律动的节拍。“啪嗒、啪嗒”,交替进行中似乎透露出某种轻快。然后夜风里传来淡淡的、妩媚的香气,当几丝长发贴在他的脸颊时,他眨了眨眼睛,那股味道与平日里Zoe用的香水不太一样,似乎更让人着迷、更引人注目,这大概是因为宴会的原因,他想。

“今天是打算向我报到,申请继续做我的司机吗?”Zoe打趣一般地问道。

“我一直都愿意为您服务,Ms.Morgan。不过这世界上还有其他更紧急的事情等着我,所以,有点遗憾。”Reese笑起来的时候习惯性的抿上嘴唇,眼角有一点弯,“但是听说今天晚上你的司机临时有事不能出现,我能否有这个荣幸送你回去呢?”

Zoe挑了挑眉毛,看了看行人稀少的马路和飞驰而过的车辆,将一直搁在外面的手插到口袋里,“走路吗?我的高跟鞋……还有,天很冷啊。”她一边说着微微侧了侧身子,想仔细观察一下男人被拒绝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对方仍然保持着之前的笑意,只不过手里像是变戏法一般的突然出现了一条米白色的羊毛围巾。

John走上前仔仔细细地把围巾绕到Zoe的脖子还有肩膀任何一个可能被风灌进去的地方上去,再理了理她被压得有些失去造型的头发。把发丝拨弄到对方的后颈时,男人似乎有意无意地触到了女士小巧的耳垂,又顺势单手捧着她的脸有那么一小会儿。

“那么现在呢?”Reese问道,一贯低沉沙哑的声音在黑夜里散发出性感,“要是高跟鞋的问题没办法解决的话,你可以告诉我你是习惯于让人抱着,还是背着。”

女人抽出手捋了捋脖子上意外出现的礼物。虽然每次遇到这位都市传奇先生她总能有些惊喜和收获,不过这一次却有点超过了她的假想范围。一向敏感的直觉告诉她,似乎还有更神秘而精妙的事情正在前面等着她。Zoe扣上大衣挡风的双排扣,自然地挽过身边那位男人一直为她曲着的胳膊,半仰着脸对上正凝视着她的眼睛,“正好今晚我想活动活动腿脚。算你走运。”

“嗯,看来上天或者别的什么人一定很眷顾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Zoe才发现Reese今天笑得特别多。

他们在难得安宁的纽约市夜晚穿过一条条街道,昏暗的路灯模糊景象,广告牌缤纷的霓虹灯为一切刷上新的色彩,路人罕至,没有令神经紧绷的枪响和警鸣,车流飞速离去时在空气中擦出海涛一般的声音。但唯一能让他们沉迷其中的是彼此的私语,低沉的、轻盈的、沙哑的、玩笑的,好像那几个薄薄的单词能背负起不可计算的重量,通过几乎没有质感的空气,传达到耳朵里激起更深处的战栗。

“这一次的委托又有不少收获吧。”

“没有你想的那么夸张,John。”金棕色头发的女性放慢脚步,手在对方的胳膊上摩挲着,想多取点暖,“我也只是你身边的一个……人而已。”

“但是,我身边可没有什么普通人。”Reese轻轻夹了夹手臂,感觉到Zoe已经冰凉的指尖后,用自己带着暖意的手心将她的手包裹起来放进口袋里,“尤其是你,Zoe。从我第一次见到你——第一次为你开车时我就知道了。”

没有回答。他们只是掌心贴着掌心,指腹触碰着皮肤和经络,连对方的骨节轻微收紧合拢,手背上的血液流动,脉搏起跳都能清楚地感受与传达。

“说起委托,上次你让我帮你搞到的东西还满意吗?”女士隔着衣料轻轻拍了拍Reese皮带附近的位置,她知道那里通常都放着一把枪或者好些弹夹。

“当然。那些都是我所有枪支里用的最熟的——比养久了的宠物还要听话。”

“唉,真可惜你今天没有带Bear出门。我还是依然想和你争夺宠物的占有权啊。”她的眼神从对方空落落的另一侧身子挪到男人的脸上,正好看到那人的嘴角略微往下扯了扯。

“我知道Bear一出现,一定会抢走你对我的注意力。就好像……我带着我的孩子跑去跟我的女友约会一样。”男人歪了歪脖子,把嘴巴扯得更长了,眼睛里闪过的光说不出是有意戏谑还是认真。

“哦,老天。男人总是这么小心眼。这样居然还想着要讨女人欢心。”Zoe用情景喜剧里常见的夸张语调回了句嘴,手肘捅了捅对方的腰,Reese倒是也没有闪躲,“不说这个了。我应该跟你说过Mrs.Campbell那次结束以后我们俩就算是扯平了吧。我可不是你背后那位神秘的亿万富翁,到处给人派发免费的午餐。你知道,像我这样的人,生活也是很艰辛的。”

“生活对谁来说都很不容易。”Reese摇了摇头,站在街边一套小别墅的台阶前停了下来,“就像有的时候你期待能长一点的路途一会儿就能走完,有时候又相反。”

Zoe把手从对方温暖的口袋里抽了出来,看着自己面前一排整齐的红房子和小花坛,支起鞋子细细的跟朝背后仰了仰身子,又眨了眨眼睛等着男人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到了,真快。你都没来得及跟我说这次委托的费用是多少。”男人习惯性地下倾了一点,像是仍旧想保持住两人刚一路走来那亲密的距离,他说话时浓厚的龙舌兰似的让人沉醉又迷恋的气息在灯影朦胧又浪漫的夜晚变得更加明显。

“这,我到得好好考虑考虑。让我大赚一笔的好机会怎么能溜走。而且,就算是我想要弄到那些武器也不是那么简单。”

Reese在下文还只出现一个短小的引子时,后脑勺连着脖颈被女人的左手轻轻稳住,脊背被另一只手拍抚了一会儿,然后他的鼻腔里充满了今晚两人刚见面时Zoe身上那股清幽的香气。他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反过来回应这个友好的拥抱。高个子男人能感受到对方的脸贴在他的肩膀上,脸颊微小的摆动就像是无声地在说不舍。自己的鼻尖正好能蹭到那一头蓬松柔顺的金色头发,他想吻她——亲吻她的头顶还有发梢就像献上祝福一样的真诚;吻她的额头,带着柔情以及期许;或者仅仅吻她的脸颊,如同任何家人朋友都会做的道别礼仪——他想吻她。

她吻他。

意识到他们肢体交替的时间长过普通朋友间的亲密时间后,Zoe将脸抬起来,离开Reese宽阔厚实的肩膀,原本就停留在他后脑勺上的手移到了他的侧脸。她把对方带着稍许犹豫的脑袋摆过来正对上一双深情的眼睛,在短暂得还看不见那双眼睛溢出失落的瞬间她的嘴贴上那人凉凉的唇瓣。Reese下巴上密而细小的胡茬摩擦着她的面颊,她的长发也毫不客气地在那个人脸上飘浮。她感觉到一只因为常年握枪而有些粗糙的手抚摸过她的耳廓,而另外一只手则有力地搂着她的腰。她嗅到口腔里外来的混合着疲倦的硝烟、顺利的欣喜以及难得的平静的气息,她轻轻地用一个吻把男人无处可诉说的危险、喜悦、伤痕与过去悄然咽下,她接受一个将她紧紧拥住的深沉而短暂的占有。她明白John的渴望,如同自己也曾在刚毕业选择现在的道路时一个人祈祷过无数个黎明与黄昏。

她吻他,他吻她,就只是安静地在午夜交换一个绵长的吻。

“记得你欠我一次,John。”女人离开时一边摸出手袋里的钥匙,一边转过身对着台阶下面抿着嘴唇看着她的男人说道。她看到那双总藏在黑暗里的眼睛冒出一股即将迸发却又被压抑的诉求,它们温和地、内敛地努力融进夜色里,却还是像奇特闪耀的磁石一样不断吸引着Zoe,她向来习惯潇洒的扭头道别似乎被脑海里其他情感更加激烈的词语所冲破,剩下的只有男人如同守望一样的容颜。

“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吗?”

——一个完美的回答在耳畔响起。

<0>

Reese再次出现在图书馆时首先看到的是Finch那张有点紧张和焦虑的脸。他甚至没有像往常一样文绉绉地打上一个招呼就迈开不太协调的步子给特工让了条路。

“早上好,Shaw。”Reese看到穿着一身黑衣坐在Bear身旁的女性正起劲地拆卸又组装Zoe给他的枪支,难怪Harold今天会是这种表情。他想着,皱了皱眉头,思考起具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嘿,你能把这些枪借我玩玩吗?”Shaw抬起头很是满意地把眼角往壁炉里更多的军火装备上瞥了瞥。

“你不是有自己的枪吗?我记得你给我展示过,都放在你的冰箱里。”男人伸手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一边摇头警告对方下次不要再这么做了。

小气。Shaw朝着对方翻了个白眼,神情又继续挪回到大批量优质精巧的武器上:“告诉我你在哪儿弄到这些东西的。”

Reese转过身看向已经坐回电脑面前的Harold,他感觉到Finch还是对这充满暴力的谈话感到不安和介意,对方甚至趁女士没有注意时给自己投了一个“请不要在这里谈论这些事情”的眼神。

“……你要是想要枪的话可以,完全可以找Elias或者俄罗斯人。他们那想要多少有多少。”Reese转过身背对着两位同事掩藏好自己脸上的表情。

——自己的武器到底是怎么来的还是被当作一个秘密比较好。

Fin

评论(15)
热度(26)
© 妄想者公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