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写文了,写个原创片段复健一下。


“不要为我难过,孩子。”他说着,侧过脸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星子,努力避开对面含着泪水的视线。他干枯的手心里蜷着打满皱纹和茧子的皮肤,深深浅浅的疤痕和痂皮,仿佛一块皲裂而贫瘠的土地,他用自己脆如柳枝、很难拿稳笔杆的手指抹了抹伤口渗出的脓血,然后将充满哀苦呐喊和悲痛的大地紧紧攒住,收成一个拳头,企图不让任何人知道这早已公开的羞辱。

少年单膝跪在地上,想要上前抓住那双显示着磨难的手,给一点安抚或者力量,却又担心他人无心撞见或恶意的报告而缩了回来。他还年轻,他的世界并没有完全被那些极端的红色和扭曲的伪真理所污染,他的是非对错还没有与阶级差异拴在一起。但那无形的口号和被绑架的道德像是一堵墙一样,让他害怕自己尚未泯灭的同情心,让他在自己出于本能而流泪伤心时不敢放声,却只能混在麻木的人群里别过脸。他看着面前这个面黄肌瘦的男人,心里对不公正不平等的咆哮像洪水一样倾泻出来,哽在喉咙里、积在眼眶中。他无法接受仅仅有人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就是不好的,是要接受改造的对象,他也无法理解为何一个人多读了几本外国佬的书就成了帝国主义的毒瘤。但他不敢为这个男人辩驳。

“嗨,这个时代总有一天会过去的,它是一个所有人民一起癫狂的时代——不过人总有清醒的一天,而当他们清醒了,他们会回顾自己曾犯下的罪孽,然后因为自己无法相信曾经的所作所为,胡作非为,而选择性的遗忘这一切。打那以后,像我这样的受苦人就会被人当作一段错误记忆而篡改。时间再过得久一点,我的经历就只会成为儿童口中不可思议而夸张的笑话,没人会承认他的真实性。所以,孩子,就把这个看成你经历的噩梦吧,它会有结束的一天。”男人断断续续地说着,深色的眼珠看不到一点光芒。他清楚地明了自己的前路走向,成为人口统计册上又一个无意义的数字,埋在政治家和历史学家密密麻麻而不带感情的文字里。他知道不会有光明与希望。这个年代在未来只会被美化,甚至被赞扬。真相会因为太过可怕而拒载于史册上。最糟糕并不是再也没有人能了解到他的痛苦,而是这么多没来由的冤屈与错误再也得不到反思。



我希望我能把这个故事写出来,但在写的过程中我发现这个设定真的不是一般的难以驾驭。有谁能猜到设定吗,来和我讨论讨论嘛!扒脑洞构思其实比写文愉快多了【喂

评论(6)
热度(2)
© 妄想者公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