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盾佩】Don't Dream, It's Over

原作:Captain American 电影1&2
分级:PG
配对:Steve Rogers/Peggy Carter
注释:我想这文该算是小言风
BGM:Before My Time


Don't Dream, It's Over

Steve循着记忆里还算宁静却蜿蜒交织的道路在21世界的纽约打转,他数着自己的脚步,靠还没改名的街道名称和门牌号对比今昔。他朝着一个散发着冷硬光晕的奢侈品玻璃橱窗发了一会儿呆,那里曾是改变他命运的古董店旧址,那些奇怪的暗号和隐藏的玄机早就被拆了个通透,当年不怎么稳定的电路现在看起来就像个不太有趣的玩笑。金发男子扯出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他突然想起在来古董店的路上,自己坐在车里一边含糊地讲着他不太光荣的成长故事,一边紧张地捏着汗湿了的手心,生怕哪一个词冒犯了坐在他身边的优雅女士,或者说那天起Steve才发现自己不善于与女性打交道原来会给生活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可惜,那条原本混乱阴暗的小巷早已变成了散发着沥青味的柏油马路,原来的小餐馆不知道倒闭了多久,它曾经用来排污的下水管道口和糊着油腥的垃圾桶也消失得干干净净,那个现在想来不怎么宽敞的停车场上立起了样貌古怪的百货大楼,而当时与自己并肩的听众也不能再陪伴在他的身旁,听他羞涩的言语。

“嘿,队长,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

Steve忘记自己拐了多少个街角,又被思绪牵引去了哪儿,他不太自然地从追念中回过神来,看着自己面前歪着头露出一个酒窝的金发姑娘:“嗨,Sharon。”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女孩理好手头大袋小袋的东西,扭过身看了看马路两边清一色挂着霓虹灯管、彩色招牌和大串大串空酒瓶的门脸,眉毛微微有些上挑,好像是在好奇。

“……休假。”男人迟疑了一下,给出的答案简洁得只让人更加疑惑。他的视线并不像往常一般坚定,低垂着睫毛就像疲惫的、扇不动翅膀的蝴蝶。

“可是现在来这儿会不会太早了点?”Sharon清了清喉咙,声音里夹杂了些许意外,她可从来没把自己偶尔从Peggy阿姨那里听到的、还有亲眼见过的美国队长与爱喝酒、逛夜店联系在一起,“据我所知这条街——这些酒吧应该晚上八九点以后来更加合适。”

Steve皱了皱眉毛,酒吧这个字眼像是危险的开关一样,把他脑袋里原本禁锢在角落中的记忆搅成风暴,压迫着他无法呼吸。他的邻居随他寒暄了几句之后,很快便道别离开了这个街区。Steve还站在并未营业的店面门口,他的脚像是被胶在了一块不起眼的瓷砖上,眼睛也定格在建筑物积满灰尘的斑驳外墙上,但一切又似乎不仅仅是这样,他充满魄力的蓝眼睛流出惋惜的光芒仿佛预备着穿透时间的屏障,错过的光阴结合着想象,如同裹着蜜糖与砂石的洪流将他冲散在变革里。

他记得这里当年还叫做Stork俱乐部,是他在坠入冰层之前听到的最后几个词汇之一。直到现在,他还没告诉过谁自己依然没能掌握那些名字与内容一样复杂的舞步。他能猜到如果自己的战友们知道了这一点会是什么样的情景:Stark肯定得首先跳出来说一些酸溜溜的话,然后坐在一旁等着他练习时不停暗含讽刺地指导;博士在这种时候总是好脾气的那个,他会拍拍自己的肩,说一些这不重要、不用担心之类的安慰;Natasha大概是所有人当中最着急、最想抓着他的手直接亲身示范的人,就像Natasha出人意料的也是最关心他感情动向的人;至于鹰眼,还有其他所有在场男性很可能会因为Natasha对他手把手的示范而嫉妒心高涨。

不过这一切都不是他所期望的。他期盼过、假想过成百上千次与别人共舞的情形,但他心底里认定的舞伴只有那一位,他希望教会他跳舞的第一个人是她,一直陪着他跳完最后一支舞的人也是她。

Peggy Carter。

Steve用自己画家一般丰富浪漫的想象力描摹着一个触不可及的场景:点亮画面的应该是一袭低调妩媚的红色晚礼裙,一头柔亮的棕色头发,发尾自然地绕了两个弯轻抚肩上的缎面。Steve在脑海里尽力复原那细长的柳叶眉,赤釉般的唇瓣,还有那对坚定又温柔、充满勇气和胆识的深色眼眸。当他伸出手想要搂住Peggy纤细的腰肢,轻轻握住她常年摆弄枪械军火的手时,他突然发觉自己又变回了那个刚进新兵训练营不得不忍受嘲笑和凌辱,力道和反应都不及常人的布鲁克林傻小子。那个时刻他还没有头衔、没有荣耀,没有半点外在魅力能吸引女孩们的注意,更别提博取谁的好感了。他觉得在这样一场舞会里,自己只是个被最小号西装及领带绑架、只能被人排挤或冷落进墙角的过路人。——但是Peggy看到了他。他该压抑住自己快要跳到嗓子眼的心脏和高得离谱的肾上腺素,询问已经拒绝了很多男士邀请的Peggy是否愿意与自己跳一支舞。当那位姑娘带着迷人的微笑朝他点了点头,他联想到了有生以来自己看到的最隆重璀璨的焰火。

他们跳舞时原本欢快跳跃的爵士乐被一阵又一阵哄笑议论声盖过。Steve不知道周围人到底在笑些什么,他只敢盯着自己糟糕错乱的舞步,害怕一个不小心就踩到了自己高傲的舞伴,惹到他的好姑娘可是他最不乐意的事情。

不过Peggy并不在意这些。她用比平日在训练时缓和了两个调子的语气,在Steve耳边说着:“你该先向左后退,朝右迈……不用担心。对,这样很好,Steve……也许我们该在待会儿演奏更慢一点的音乐时再试一次。”

金发男子在逐渐放松下来的心情里抬起头来,对上那双水波一般温柔的眼睛。只在一瞬间,他觉得周围的人和事就像群鸟一般,扑腾着翅膀哗啦一下飞去了遥远的地方,再无踪影。整个舞厅安宁得如同广袤的白色平原,世界只剩下他和Peggy。他们旋转、交叠、相拥,没有硝烟和战火,没有阴谋与阻隔,时间只永远凝固在他们牢牢握住彼此手心的那一刻,再无纷扰。

可时间从来不曾停止。他在冰层里沉睡、在神盾局观察休养时,无数的昼夜从他身边飞驰而过,却没想过撩开他的眼皮。社会的齿轮不知疲倦地运转着,他没有被那些高呼胜利的欢庆声叫醒,也没能为战后另一群寻求平等的声音说说话,他没出现在失去信仰的年代为迷失的人树立榜样,他甚至错过了他最爱的姑娘最美丽的年华,最后只徒然地在一个并不是他归宿的时代重新睁开了眼。

Steve甩开脑海里甜蜜又感伤的幻想,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迈开脚步朝医院走去。

这一切都不是他所祈愿的,当他拉下飞行器的操作杆,朝着无人区向下俯冲时,他就已经对这个世界说出了再见。他并没有对上帝请求再赠予他一个奇迹——他明白奇迹不可能重复降临在一个人身上,他也看过太多战场上的伤亡与牺牲。结束一个人的生命只需要短短的一个声响,他并不因这一刻的到来而悔恨或愤怒,他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只不过——

只不过那时的他也想过,如果还有未来,如果自己还有没用尽的幸运与恩赐,如果他能幸运地来到战争结束。

他想,那个时候的自己一定会穿着英挺的军装,肩上、胸前挂满勋章,路上的士兵都向他投来艳羡又好奇的神情。这个时候的女孩们大致会拿出报纸小声讨论,对他的态度也一定热络了不少,说不定他还会遇上和早些时候一样,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热辣大胆的崇拜者。当然,这一次Steve铁定会一开始就礼貌而警惕地拒绝对方,因为他知道在某个地方他可爱的意中人还在等着他出现。

Peggy应该也并未换下戎装,打扮得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Steve知道心上人那条笔直的军绿色套裙正好贴在腰际线上显得神气又利落,一丝不苟扣好的外套衬出Peggy身体优美的线条,她脸上精致的妆容看起来是带着意气风发的爽利,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再像从前一样紧紧攒住拳头,随时准备着战斗。

Steve在执起手对方温柔的手心时,背景音乐也许会是他们苦旅生活中常唱的军歌。与他一同并肩作战的伙伴们才不会顾及他们的队长是否需要和女伴一点私人空间,而在他们跳舞时继续高兴地哼哼着《莉莉玛莲》,在干杯时把那薄得可怜的玻璃杯碰得有枪弹声那么响,也许还有那么几个小伙子,几个不知趣又脸皮厚的新兵蛋子会在他们跳完几只舞的间隙怂着胆子把Rogers队长支走,好借机邀请美丽的女特工也陪他们一会儿。不过队长和他的好姑娘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Steve绝对会板着他下命令时才会露出的冷冰冰又不容置疑的脸挡住他浩浩荡荡的情敌大军,而Peggy则站在他身边,一边半弯着嘴角听着这场精彩的表演,一边注视着那双看向她就流露出柔情的蓝眼睛。

也许他们会在喝了几杯酒以后坐下来好好说一会儿话。Steve希望他们肩靠着肩,Peggy的脑袋轻轻抵在他的耳根上,那头波浪卷的棕发自然地歪在他肩上微微挠着他的侧颈,让他的心也有点痒。或者Peggy会因为她一贯的矜持和独立而不愿意这么做,但Steve早就想好了,他会拿出自己攒了一整个童年和中学时期的勇气往Peggy那边蹭一蹭,如果对方没有表示反对的话,他会揽住Peggy的肩头,整晚只愿和她一个人轻声低语。

他们不会谈论Steve在战场上经历的那些惊险和诡计,也不会描述在对方执行任务时为彼此提心吊胆而一刻不停的祈祷,他们更加不会提及在战争把他们分离时的心焦与思念。Steve可能会对Peggy说说自己更小的时候坐在屋里窗边画过的画,他会说他们那条街区鱼龙混杂的人群是如何在爵士时代吹着不怎么动听的小号叫醒夜晚与晨光。但他更想听Peggy对他说她的故事,他想知道他的好姑娘是怎么样一步步成长为这么出色的军官,是什么样不凡的气度让她忍受了那么多失落和拒绝却没能让她放弃理想,又是什么机缘巧合让他遇到了这么出类拔萃、让他深深爱慕的Peggy Carter。

如果还有机会,他还希望能在与Peggy一起跳舞时也谈谈大西洋对面那个奇妙的岛国,他想知道那个养育Peggy的土地,那个同样被纳粹折磨却坚持顽抗的国家有着什么样的风貌。他会无法抑制自己的遐想,忍不住讲出自己对未来生活的期望,他会牵起Peggy的手,在一个崭新的起点上,充满美好的愿景与向往。

崭新的起点——多么讽刺啊。Steve还记得自己想到这一切时正坐在红骷髅那奇怪的飞行员驾驶座上,他把那块镶有照片的怀表放到自己视线可及的地方,接着没多久黑暗便从坠机的闷声巨响中窜了出来,将他吞没。

也许现在也确实算是一个不一样的开端,Steve走进医院,站在服务台准备向护士要Peggy病房的探视牌时顿了顿脚步,但他所爱的、曾经想拼命守护的、希望能与自己共同奋斗的如今都已经四散如烟,无人在意。他在纪录片和书本里看到过他错失的每一个年份的缩影,喜悦、担忧、错误、恐惧和迷惘叠加在一起把他自己那个鲜亮的星条旗拉扯成了一块破碎褪色的布条,然后它们被扫进档案室和博物馆里,被人当作正直又傻气的玩笑,仅供娱乐。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唤回早已变味的信仰,而这个年代也总归有自己的闪光点让他眺望到更远。他牢牢抓住的过去,所有的情感寄托如今只浓缩分散到零星几个人身上,他们之中有的也遗忘了过去,而有的正走向尽头。

当Steve走进病房时那位被探望的女性正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她银白色的头发散在医院洁白的枕头上,早就失去了往日的光泽,她的眉心也并没有那么舒展,额头与眼眶周围细密的皱纹无声地诉说了半个多世纪以来的风雨波折。Steve放轻了自己的动静,并没有出声,只是将Peggy肩膀周围的棉被轻轻窝好,又拨开女士挡住眼睛的发丝,然后他搬来椅子坐在一旁不言不语地看着她,就像许多年前,他在接受血清注射时,Peggy也只是坐在栏杆后看着他一样。

要是那一管小小的试剂没有凝注他的容颜、没有护住他的身体,要是他早点被救援队发现,又更加及时的醒来,一切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他希望在此之前、直到现在他都守在这位好姑娘身边,他想挽着她的手,陪她走遍纽约的每一条街道,和她去英格兰旅行,当她在于那些黑暗势力反坑斗争的时候自己也能和她联手。

到了Peggy现在这个年纪,到了他们应该离开战场的那一刻,到了他们的腿脚已经不再灵便,手心开始莫名地颤抖,口齿不够清晰,听力远不如从前,反应速度也大幅下降的时候——当他们一起老去,Steve想,他还是愿意牵着Peggy的手,在铺满枫树叶的大道上慢悠悠地散着步。他压根不会在乎路边那些新潮的年轻人对着他们俩这对头发花白的老头老太太指指点点,他要温柔地把Peggy拥在怀里,亲吻她的额头还有脸颊,对她说些一本正经的情话。

如果那会儿他还有力气,他一定会倔强得像自己少年时期面对不讲理的恶霸一样,坚持己见地扔掉手中碍事的拐杖,即便自己哆嗦着腿也要佯装稳定地笔直站好,然后伸出手将依偎在怀里的Peggy扶好搂紧,将她还结着茧的手轻搭在自己已然不是那么宽阔的肩膀上。他会哼一首被孩子们嬉笑为老掉牙的怪曲子,他要在极度缓和的节奏里与Peggy一起再跳一支舞。他们大抵是额头碰着额头,脸贴着脸,近得可以看见对方眼里最深处的波纹,可以数清对方的睫毛。

Steve不知道这会儿自己是不是依然还会像二十几岁时被友人拉到舞会上那般紧张,或许他还会在心底默念着有些不太连贯的动作要领和口诀。Peggy会在某一时刻把她仍然标致但装饰有皱纹的脸庞埋在他的肩膀上。“你累了吗?”Steve觉得自己会这么问。

对方在他怀中小幅度地摆了摆头,让他嗅到Peggy身上那股特有的幽香。“和你在一起就不会累。”Peggy说话时总带着年轻时那股逼人的笃定也让他觉得可爱。

“我也是。”Steve轻声地温和回应,半垂下脸吻了吻那银白色的头顶,“我也是。”接着他们继续拥抱着彼此,轻轻摇晃,就像每一对普通又恩爱的老夫老妻那样。

回过神来的时候,来巡视的护士已经和半发呆的队长自顾自地说了好一会儿了。

“她最近经常这样,清醒的时刻非常少。但睡眠又不特别浅、特别不安稳。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经历在梦中缠着她,让她这么不安。想必这位女士年轻时一定受过很多苦吧。”护士一边收拾,一边分心地看着那位脸上笑得有些忧愁懊悔的金发男子。对方年轻英俊的容颜上刻着与岁月好不相称的深沉沧桑感。那人一言不发的看着病床上虚弱的女性,仿佛是在看着这个世界给他的最大最温暖的馈赠。

没有人能猜测到这其中复杂的纠葛和隐情,“先生,您的探视时间要到了。”所以他们才会拿出如刀锋一般的冷漠打断这为数不多的探视。

“我过一天再来看你,Peggy。”护士在端起医疗用品打算离开房间的时候,看见男人说着话,一边倾下身子在病床上那布满皱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那珍惜又虔诚的姿态比她看过的任何一部爱情电影还要动情,只是她不知道男人在他的梦里早已想象过这个吻无数回了。

他吻着她,他想那也许是他们起舞的前奏,又或许他能给她的也只有一个吻而已。

The End


忍不住啰嗦两句,刚刚才发现今天是美队2上映一周年,让我冷静一下。本文的印象曲就是标题,有兴趣的可以去听听。这篇大概就是队长视角的他想象自己与Peggy跳舞的场景,不好意思把队长写的这么儿女情长,这么狗血小言。但我一直觉得他们俩都在心中想象和对方跳舞千百次了【捂脸】下一篇应该会写对应题材的Peggy视角,不出差错的话会加入女性地位与女权之类的题材,一定争取不狗血

奥创请你务必交出盾佩的最后一支舞啊!

话说盾佩党和Peggy粉小伙伴来跟我聊聊天、找我玩嘛,跪求勾搭盾佩党,我也好希望能在自己的首页上看到盾佩啊!

最后感谢您一直看到这里。

评论(10)
热度(32)
© 妄想者公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