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盾佩】After Another War

原作:Age of Ultron

分级:G

配对:Steve Rogers/Peggy Carter


史蒂夫·罗杰斯在门外犹豫了一小会儿才做好准备推开病房的门把手。他紧张地理了理衣服,打了一句招呼便把刚打过腹稿的开场白给忘了个干净。他站在门口看着病床上半卧着的女性足足一两分钟,蓝色的眼睛里映满了对方的皱纹与银丝,倒是佩吉毫不介意地笑了笑,指了指床边的椅子示意来访者坐下,然后尽力将自己沙哑干裂的嗓音咽了咽,用一种轻快又不失优雅的语调揶揄道:“我听说罗杰斯队长非常擅长即兴演讲——原来你就是用这样的沉默来鼓舞人心的?”

“佩吉,”金发男子皱了皱眉毛,转过脸来却是一阵轻松的姿态,“你知道这不一样的。”

“我知道。”佩吉温和地笑着,一边试图将自己瘦弱苍老的手藏到被子里,却在还没多动两下前被人抓住了手心,她听到那个人轻声叹了口气,跟着是还没完全舒展开的眉头又重新拧到了一起,“你有心事,史蒂夫。你在担心什么?”

男人摇了摇头,他能感到自己的手被用力握了握,那就像多年前他在被人排挤嘲笑、心事重重的一个雨天突然得到的信任和鼓励一样,他海一样的眼睛充满感激,却仍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刚经历的那场战斗。“也许我能学会21世纪的先进科技,电脑、网络、新装备、新武器,但我还是弄不懂这个时代的人。”他停顿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咽下了大段失礼而无趣的抱怨,他肯定他的好姑娘总能明白他要说些什么。

“他们骄傲自大、讨厌约束、喜欢冒险、崇尚个人主义。你一定想这么说。”女人费力地坐直了身体,将散乱的发丝别到耳朵后面,平视着那双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眼睛,“你和你的新队友相处的不太顺利?是那个机器人还是那位小姑娘?弗瑞应该会让罗曼诺夫或者莎朗多关照你一下——尤其在面对女孩子的事情上。”

“她们确实……但我不需要这些。”本该自信而大方的美国队长在谈到这点时声音逐渐变小,他看到佩吉的目光突然有些恍惚。一场未完的舞会,对方该教他跳舞,那一切始于恐惧,终止于战乱。他不敢对任何人提起自己所见幻象,哪怕是队友发出不信任的挑衅,他也无从诉说。

“你知道……你知道我们在索科威亚的战争了啊。”男人如释重负般地沉下了肩头,他一路上琢磨着该如何向他心爱的人谈论这件事情,却没想到对方已经从他人口中得到了消息。他们不该让佩吉知道这件事情的,她早就不应该为冲突、斗争担忧,而应该享受平静安宁了。史蒂夫在心里又一次对神盾局的员工们产生了不满,随之而来的是矛盾的自责。

“是啊,现在可是21世纪了。电视、媒体、网络,消息传得飞快。哪怕一点普通小事都瞒不住任何人,更何况是复仇者呢。”她停顿了一会儿,看到史蒂夫眼中还是充满忧虑,几乎下意识地用指腹揉了揉对方经络分明的手背,“你早该想到这一点。”

“我看到了你们那个红头发的女孩子,打起架来像舞蹈一样,不可思议。你在担忧她的事情吗?”

“不是,”史蒂夫在那些指尖快溜掉的时候又一次握住了它们,仿佛他这一次要握到尽头,“旺达失去了她最亲密的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我还是经常会想起你在我失去巴基的时候对我说的话,牺牲、尊敬、缅怀、铭记,我不确定这样对她说是否合适,但她会好起来的,她选择了复仇者的阵营,她是个坚强的孩子。”

佩吉听着史蒂夫的话微微睁了睁眼睛,她想起战后自己在回到伦敦已经解除宵禁却仍残存着废墟的街道,她知道不久后有些破碎会被重建,被更新更好的所取代,有的却从此成为记忆,再也无法弥补、无法找回——比如身着星条旗的金发男子之于曾经的她,比如那个速度快过风的银头发小伙子之于他的胞亲。任何安慰都没法抚平伤痕,她想,她自己选择了带着那久不消退的钝痛继续上路,连同另一个人交给她的信仰。

“比起她,我更无法理解的是史塔克,托尼·史塔克。”史蒂夫在谈话陷入过度沉默的空当转换了话题,“我真不明白他不可一世的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他用一种恳切的、向过去人寻求经验和解决方法的语气说起这个烦恼,在对方还没反应到这种转变时又重新变回智慧独立、总被其他人当作依靠的队长。一直以来他依靠过的人不超过三个,年少时他有巴基,战争直到现在就只剩佩吉了。他喜欢佩吉带着自信和笃定的姿态,她点亮他的道路,让他坚定自己的信念。

“哦,托尼。”女性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弯了弯嘴角,“这可是史塔克家族的遗传。这不可怕。相信我,你得感谢霍华德当年忙着科学实验没有什么时间陪他的儿子。霍华德毁灭一般的创造性一定比托尼还要高上好几倍。你和托尼才相处了几年不到,我和他父亲相处了几十年,在科学技术创新上我也依然没能搞懂他。不过他们的出发点总是好的,神盾局、复仇者。他们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霍华德?他只是热衷于发明、能源、武器罢了。他的创造一定没有托尼可怕……至少他不像现在的托尼·史塔克一样有一个能跟得上他脑子的搭档,受他怂恿,陪他一起制造乱子。”

“史蒂夫,你一定低估了霍华德身边那位贾维斯的能力。”佩吉像是回到更年轻一些的岁月时一般,她歪了歪脑袋,有理有据地肯定道“他的管家,贾维斯。要是把他们的那些麻烦事一件一件数出来,你起码得不停歇地听上好几个月。更何况还有一些不能说的,在神盾局里早被人当作传说的事情。”

“可是现在这位史塔克也有一个贾维斯——我是说他已经不在了的AI管家,这甚至还牵扯到……不,我真不该再让你陪着我一起烦恼复仇者的事务。”男人皱了皱眉头,半拉着嘴角显露出歉意,却被床上的女士用眼神阻止。

“只能说时隔二十几年了,霍华德他还是能给别人的生活添乱。”佩吉总结道,“他们家两代人,要制造危机可以打破地球好几次,要力挽狂澜也得感谢他们出力出资最多。”

队长坐在椅子上抿着嘴笑了一小会儿,最后无奈地摇了摇头:“和霍华德一起管理神盾局很辛苦吧?”

他们沉默了一阵,往昔的日子像桌边放着的老台历一样一张张被人扯掉剥离,佩吉不知道要怎么说出这个有些沉重的话题,她并不想让男人听到她充满坎坷的过去,就像她总是知道史蒂夫也不那么愿意直白地向她诉苦。“除了他把自己泡进酒精里,醉醺醺地动不了脑筋的那一部分以外,其他都还算轻松。”她眨了眨眼睛,神色逐渐从前一阵的轻松玩笑变得认真,“史蒂夫,有些人我们一辈子也没办法理解。比如霍华德,比如托尼。他们是工程师、是商人,他们是现实主义者。对于他们来说要完成自己的目标就是不断前进、不断尝试,有时甚至不计代价。我知道在这里面你们会产生很多争执、很多不愉快,但这个时候你得想想你们的出发点,你们的共同理想。你有一颗正直包容的心,史蒂夫,你总会在这个时空里安定下来的。”

“我知道,佩吉。我现在找到了愿意一起前行的同伴,我有了一个新的归宿,这都多亏了你。“队长把他好姑娘的手放到胸口最温暖的地方,佩吉感受着覆盖在她已经老迈的手掌下一颗强大有力的心跳,她悄悄低下头、闭起了眼睛。她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忍住半个多世纪没有淌下的泪水,而对方善解人意地揽过她的脑袋给了她一个迟到的拥抱,“而且我还有你,佩吉,我会一直陪着你。”

就像你也会永远陪着我一样。哪怕只是在我心里。


End


其实这篇文真正的标题叫做What Do We Talk When We Talk about The Stark's,然而感觉这样很对不起卡佛先生的原梗。

顺便打个广告,打算出盾佩无料,有好心的画手大大能帮忙画封面吗,请私信联系我,感激不尽!(本子天窗:戳我

评论
热度(27)
© 妄想者公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