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FP&AOU】【双快银】Welcome to the New World(上)

衍生:Earth-10005(X战警电影宇宙)

分级:G

配对:Pietro & Peter Maximoff,逃不掉的Maximoff Twins,两宇宙的,欢迎来打隐藏CP支线【并没有

注意:X人宇宙旺达性格大部分来自小洛娜对姐姐的吐槽,能力漫画设定。一篇不知道何谓科学的穿越到另一个宇宙遇见另一个自己,夹杂大量吐槽的不正经。


Welcome to the New World

  皮特罗.马克西莫夫再一次醒来时脑袋痛得就像是里头卡了一打子弹,接着又被人用烫手的枪杆子狠狠敲了一样。哦,子弹。他想,那似乎是他睡去前的最后一点记忆——他冲到那个眼睛还不如他好使的弓箭手背后,替他挡掉了比雨点还密集的弹药。如果他数学足够好的话,47发,他记得,那些压根没伤到他脑壳、心脏和肺叶的子弹让他流了不少血。接着他倒下了,醒来时除了没中枪的脑袋疼得厉害以外,他身上任何一部位都是完好的,连枪伤疤痕都不带一点。也许是复仇者内部什么高明不公开的新兴医药科技吧,年轻人拍了拍腿脚,撑了撑胳膊,站起身来。看着周身除了青草地就是瓦砾、断掉的钢筋和塑胶跑道的景象,他疑惑还带着不满地皱起眉毛。他还以为那弓箭手能说话算话,真的让他们加入复仇者联盟,即便反悔至少也给点伤员待遇,让他在复仇者基地的高级大楼里享受两天啊!不对,他在这片看起来大概是荒废的空地转悠了一圈,叫唤了好几声自己胞亲的名字怎么也没得到回应,连旺达也没守在自己身边,不会是发生了比他能想象到的还要糟糕的事情吧。嘿,随便来个什么人,向他解释一下他现在在哪儿也好啊!皮特罗揪了揪自己的头发,把疼痛得到不到缓解的脑袋砸向了地面。

  被遗落在不明地点的银发小子抄了条看起来平坦一点的道路向前行去,起先他还是用正常人的步伐慢慢行走,当他感觉四肢久息的麻痹散去、脑瓜子也转得快点了以后,他又加快了速度开始跑了起来。他像一阵风一样穿过两条人迹罕至的街区,在听到女孩子尖声咒骂着掀起裙摆的阴风,来到路牌标示眼花缭乱,车辆行人挤得人走不动路的主干道上才被迫停下了脚步。

  英文的广告牌,大写的新经济新自由,标准的美国式夸张的肢体动作,指向通往五角大楼的标牌,青年看着那些花花绿绿晃人眼的东西,醒来后就没舒展过的眉头这会儿显得更加拥挤了。

  他在一个红绿灯路口刚想笑话一辆涂着诡异的土黄色、拖着笨重的身形、如同唐老鸭一样,即便是在索科维亚这样的穷地方也老早被人嫌弃的汽车,差不多款式的其他十二辆汽车也排着队伍轰隆隆地进入了他的视野。天哪,这什么鬼地方。一股不好的预感从皮特罗心底钻出来。他放弃了过马路跑进五角大楼辨别真伪参观的念头,也暂时搁置了去史密森尼博物馆的兴致,只是掏了掏连半点零碎都没有的口袋,拍了拍空空如也的肚子,最后在路过报刊亭时伸手顺走了摊上各式各样的报纸,又在看起来就像是个剥削人民的资本家钱包里取走了几张绿钞票和硬币,一小半付款,另一半自己留着花。

  他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报纸加黑加粗的头条,就因为那上面一小行日期哆嗦了一下腿脚。他比对了自己手里好几家不同公司的报纸,确定今天不是愚人节自己也并没有看花眼时,差点一股脑儿地撞在了电线杆子上——这是梦还是什么恶作剧?如果是恶作剧的话这需要烧的钱也似乎太多了点吧。皮特罗停下来泄愤般地踹了脚碍事的电线杆。一个八十年代末出生,上一次清醒时还在21世纪和钢铁军队作战的准复仇者成员竟然在中了枪伤醒来后活到了1974年!?这经历简直比美国队长还美国队长,比传说还传奇。

  不对,等等,如果现在真是1974年,美国队长就还没被人们从冰里刨出来;托尼.史塔克大抵还只是个不识字、没读书的傻小孩子;雷霆之神虽然活蹦乱跳,对地球人而言也只能是被人遗忘的神话人物——所以他又一次成为了无家可归、没有身份的弃儿,更糟糕的是,这回他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再也没人陪他一起度过一个又一个看似难熬的冬天了。银发小伙子叹了口气,坐在路边的空座椅上,想着他失掉联系的好姐姐,一边祈祷着对方还活在他们一同经历的时间里并且平安顺利,一边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希望疼痛能让他赶紧从这古怪的梦里离开。

  等到索科维亚的大男孩把手里的报纸全部读完一遍以后,他心里所想的已经从一大堆怨念变成了数不清的疑问——也许十万个为什么都没法解释他所有的问题。他原本以为自己拿着这沓儿报纸就可以看到著名的史塔克一家的行踪,这样他就好去捉弄一下那个还不知世的小鬼头,给自己报报也许得是30年后的仇。或者信息足够,他还可以找到线索会会美国队长心心念念的老情人,告诉她一切都是有希望的,只是他们的搜寻范围还不够大,方向还不准,挖得也不够深。再不济他也可以看看这社会上有没有什么契机,让他凭自己的本事引到神盾局或九头蛇的人招募他,让他混口饭吃。战乱国家从小饱受饥荒、流浪的孤儿向来适应力和求生本能都很强,即便到了过去他也得活下去啊,活下去才有法子找到出路。——可是报纸上写的这些文章似乎也和他能联想到的曾经差别有点太远了吧。

  “为变种人自豪游行将于明日举办”各大新闻头条、报纸主版面看上去大都是这样的含义,占着整版的图幅里满是“变异且自豪”的标语牌,有些报纸里还刊登里一个打扮土气穿着花衬衫的青年人坐在轮椅上,他背后领着几个长相与众不同、皮肤颜色怪异的家伙。图片边上的解说里介绍了去年这些变种人保护总统免被一个重罪逃犯、激进分子谋杀,平定了变种人恐慌危机,还揭露了军工企业大头特拉斯克向外国输出军事机密的丑闻。报纸一片感叹虽然变种人身有异能,但他们也不是普通人类的天敌,相反他们是朋友、家人、爱人。社会应当给予群众正确的引导,平等对待他们,让变种人感受到他们是这个世界的一份子,而不是异类,更不该是仇敌。历史证明了德国人歧视犹太人是不正确,这样做只有伤害没有改善,它也会同样证明普通人排挤变种人是错误的。

  “变种人是什么玩意?”皮特罗把报纸揉成一团丢在椅子上,拼命和自己并不太熟的美国当代历史大事件扯上关系,却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要知道索科维亚街头巷尾里用来恐吓胆小鬼和小孩子的离奇故事传得远比他跑得快,它们半真半假,世界各地任何可怕的传闻来这儿都会更加可怕,而不是逐渐消匿。但那些故事里从来没有一个什么会操控金属的男人,可以任意改变自己外观的女人虽然不缺,也没有人说过她是蓝皮肤有鳞甲的,更没人说她是变种人。

  “都是些什么鬼。”小伙子转了转脑子,倒是吉普赛人和现代科学都热衷于探讨的古怪理论从他脑子里蹦了出来,他恼怒地拍了下大腿,把咸菜干一样的报纸往脸上一糊,直瞪瞪地往后一仰,往前一伸腿:“我该不会是来到传说中的平行宇宙了吧!”

  早几年间还以为他和自己姐姐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奇迹,笃定未来不论发生什么稀奇不可置信的事情都不再会让他震惊的青年彻底被强行洗刷了一遍对世界——不对,是对宇宙的认识。他恨不得此刻那个糟糕的弓箭手从天而降,往他脑门上插一根曾让旺达受伤的奇怪箭支,好让他一向运行高速的脑袋意识到这个1974年、这个变种人游行、这个操控金属的男人都是假的、不存在的,都是九头蛇为了把他继续同化成武器的洗脑迷魂术,他所见到的都是幻象。

   

  随便找上一个暖和点的地方,把身上塞满报纸睡了一觉醒来的东欧青年睁开眼,他看了看面前和前一晚完全没有差异的房屋装饰,周围还是没变样的几个流浪汉,最后也只能腹诽精怪故事里睡一觉醒来冒险故事结束、一切恢复正常的桥段都是骗人的。剩下他所能做的也就只有了解这个充满变种人的70年代的美国,顺便找到方法回到他自己的世界去了。好吧,他突然觉得西崔克尔男爵在改造他们时,顺带练溜了他们的英语似乎是很明智的决定。

  皮特罗拾掇好一切刚跑到华盛顿的主干道末段上时,就被一个显得比他还要不耐烦还急冲冲的警察拦了下来:“哇哦小子,悠着点。平时不看报纸、不听广播、不看电视难道也不和其他人闲聊的吗?今天是变种人游行的日子。这儿交通管制,行人不让过。”

  银发青年挠了挠脑袋,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对方上下扫了他一眼又接着说道:“你头发是染白的还是天生的啊?你刚才从哪钻出来,一下撞过来这么大力气,跑得这么快,你不会也自认为是变种人,来参加游行的吧?要游行去公园那,那儿有一个集合点。你要是像那些不懂事的小鬼头一样只觉得变种人很酷,你是他们的粉丝,想去近距离围观一下,我建议你往国会大厦那边走——记住,所有主干道今天交通管制,不允许行人通过。你倒是能从这档口抄个小路。”

  “什么是变种人?”终于逮着机会可以问出自己最大疑惑的年轻人接着别人的话头就说了起来,他在收获了一枚白眼以及类似于人类看到原始人一般眼光后,只好硬着头皮半猜半蒙地加了点解释,“就像是LGBT和他们的骄傲游行吗?”

  “什么是LGBT?”

  “拜托……LGBT就是一群……额,被社会当成异类的少数派组成的团体。”他说起话时尾音上调,自己都是满肚子不确定,“他们举行游行希望自己能赢得社会尊重,并同时鼓励他们那些隐藏自己、害怕被人排挤的同伴不要畏惧自己的独特之处,站出来做他们自己。”说老实话,皮特罗常年在自己国家的战火纠纷之中,不是担心流弹,就是忧虑下一顿还没有着落、过一个夜晚不知道还有没有地方可以休息,他对那些隔了半块大陆加一片海、闲着没事儿就要花样折腾自己和周围民众的美国佬实在是没啥了解。他最后瞎扯的话语还都是过去他从街上捡回来当燃料和暖身的纸页上零碎拼凑而成的。他耸了耸肩,等着对方给他一个像样点的答案,却只得到一个点头。

  “搞了半天你小子还是对这次游行挺了解的嘛,敢情不是来凑热闹只是迷路了而已。哦,对了,变种人团体什么时候管自个儿叫LGBT了啊?我还以为他们叫变种人就已经足够了呢。”文不对题的警察唠叨完之后又拿出对讲机进入了工作状态。

  依然没得到答案的皮特罗忧伤地跑了起来,好像速度可以消减他的怨念一般。他穿过宽窄不一的小巷和棕褐色的老石门房子,逆着人潮同弯折的闪电似的绕过障碍物,想找个地方一个人静静。但涌动而来的人流越来越多,结果他还是没把握好前进方向地同游行队伍撞到了一块。他肩膀擦过一个身体硬得像石头一样的家伙,脚跟挤过谁带着刺一样扎人的小腿,最后没能刹住车地与一个红头发姑娘撞了个满怀。

  “旺达,你没事吧?”皮特罗还没来得及抬起头就被人扯住衣领,把他扯到半米远的地方。那个扯开他的人着急地拉住红发姑娘左看右看,好像非得看出些什么伤口,让刚来到这世界上还没满两天的青年赔医药费赔到破产为止。

  那个女孩轻快地笑笑,一边移开那双关切的手,一边责备自己的兄弟似乎紧张得有点过了头,然后她走到他面前问道:“你没事吧,先生?”青年这才看清楚那位同名为旺达的女孩的面容。

  她的头发和自己同胞的姑娘一样颜色偏深,只在光线的照耀下显出暗红色,大眼睛,高鼻梁,五官轮廓深刻却不失灵动。不过她的面容更为舒展,笑起来时显露出一股不带保留的清澈。那是一种从未受过太深伤害和苦难的纯净甜美,就像是夏日里刚过一个夜晚就盛放的花朵,还没被虫鸟风暴、没被人类野兽无情触碰过,它就那么开着,还是最原始最惬意的姿态。

  把皮特罗同那位女孩拉扯开的男性此刻嘴角都已经抿成一条线挂到耳朵边了,他推开皮特罗时就像是推开任何一个令人厌恶的她姐姐的追求者,对方把旺达拉扯到自己身旁几乎接近到怀里的地方,然后继续前行,他们走了两步后皮特罗才恍然惊醒似的叫出了声:“你叫旺达吗?我姐姐也叫旺达,也是红头发。”

  准备前行的姐弟两人停下脚步——更准确地说,是旺达先停了下来,同行者也只能无奈地原地等待——女性回头仔细打量了一眼突然出现栽在她怀里的小伙子,因为对方高挑又精瘦的个子、初雪一般的头发,她评价道:“你长得也很像我弟弟。”

  一旁等待的大男孩跺了跺脚,还没准备好抱怨就听到他的姐妹继续问:“你叫什么名字?”

  “马克西莫夫。”他坦然,这下他面前的两人并没有直接礼貌的回应,而是扭过脑袋古怪地对视了一眼。那位同样生着浅色头发,穿着一套银灰色夹克的男孩这回终于抓住机会,先对自己的姐姐说这绝对是偶然,是巧合,绝对是的,小概率事件。

  “彼得.马克西莫夫。”最后他把自己的名字回给逆人潮来的独行者,说话间他的脸上已经没了不乐意的神采,取而代之的是一派新奇。

  “可以叫我皮特罗。”东欧男孩回答时只像是往对方的名字里多塞上一个音节,然后习惯性的发出一个俏皮的卷舌音一般。

  “哇,这一定是个奇迹。”在两个相似的男孩面前,旺达最终也忍不住惊叹了一句。


TBC


来,旁友们陪我一起吐槽漫威这个没事就爱吃掉自己设定的精粉。

评论(8)
热度(47)
© 妄想者公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