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Scott中心】Before Assemble(SLO8无料公开)

原作:蚁人电影(及其他MCU相关)
CP:Scott Lang中心
分级:G
注意:一篇欢乐吐槽向脑洞,不管是吐槽复联2还是蚁人,总而言之都在吐槽漫画
特别鸣谢:拓展脑洞的HISHE和诚实预告实力毒舌


Before Assemble
(又名:论蚁人电影为队1和钢1结合体的种种理由)

斯科特在闷头大睡了一晚上之后决定还是抽个空去拜访一下复仇者基地。不过介于那消息来源转了好几道弯,信息失真的可能性问题暂且不提,他也忍不住假想那话源的事主本可以动用自个儿的权限一个调令直接将邀请函发到他家门口——好吧,临时公寓门口,让他高高兴兴地向其他人好好炫耀一把——但那位新晋的英雄却选了一个这么不靠谱的方式。连带着上一次他接下私活儿,却惨遭精明贼老头设计陷害的不好回忆让对这邀请失掉了安全感。他还是赶紧先找个可靠的人商量一下,秘密调查摸清楚消息底细,在正式登堂出面会比较好,毕竟打听他的人可来头不小,那么他们的敌人也一样。

他从乱糟糟的房间里出来,到客厅里看着同样乱糟糟的路易斯。好吧,不是他。接着是对着电脑屏幕目光呆滞的柯尔特。呃,不是他。斯科特转过脑袋,视线范围里最后的一位大家伙正手忙脚乱的,连麦片都倒不好。老天,他叹了口气,他早就该知道自己原本的求助选项就只有霍普和汉克皮姆博士这么一个的。

——不出所料,皮姆对他要去拜访和斯塔克家族沾上一点关系的地方都抗拒到了极点。他冷冷地打量了斯科特一会儿,这让年轻人想起自己第一回从这个屋子里醒来时,要面对床底下数百只蚂蚁的打量一样。这目光让人头皮发麻。“你可以去,我没法干涉你的自由,”博士说,“但,把我的制服还给我。”

“嘿,它现在是我的制服了。你不能这么不讲道理。”

“对,还有我的频率发射器,记得一并还给我。”老者站起身来走了两步,最后停在斯科特面前伸出手掌心。

“今天没带,制服也放在家里了。”青年皱着眉头,等那位年长者背过身去的时候小声嘟囔了起来,“我好歹也是个电气学硕士,看我回去就把那个发射器给复制出来。对了,我得做两个。这样小豆豆就可以同她的小狗说话了。”

“你刚才说了什么?”汉克提高了音量,回过头盯着学历和资历都比他矮上半截的制服继承人,恨不得用眼睛把他的头发给烧掉。

“我是说不如这样,你先用全世界最先进的监视系统把复仇者基地的构造研究得一清二楚,”斯科特撇了撇嘴,“我拿到建筑图纸后就开始考虑潜入计划。我做前锋,你当后方支援。等我弄明白复仇者联盟究竟找我干什么以后,我立刻撤退。他们若是想让我贡献你的研究计划,你一定是第一个知情者。如果他们只是打算友好交流——那我去了那里,起码也可以帮你顺一点你遗留的高科技产品回来啊。”

“所以你们为什么没计划过直接发个信息叫复仇者的管事主出来喝杯咖啡,把事情问明了?”霍普听完两位男性的对话,忍不住叹了口气,她指了指那个更加年轻的蚁人,“你,把制服和所有科技产品留给我们,出了事情我再来安排。”

“我猜他只是碟中谍还没有玩够而已。”皮姆背靠在转椅上,看着他面前的两个孩子。

“没被人抓住过,那才叫碟中谍。”霍普摊开手,她能感觉斯科特正站在她背后一阵不满地挥舞起手脚。

于是斯科特把他想找个机会单独跟美国队长谈谈的想法转达给了路易斯,路易斯又把这事儿透露给了自个儿唱给有钱人打扫游泳池的朋友,这位朋友对他的主顾——一名斯塔克工业的管理者聊起了这茬儿,斯塔克员工A告诉了斯塔克员工B,员工B一不小心把这念头转给了前不久空降而来的神盾局前雇员,消息在老特工局的道路里跑得飞快,不过10分钟就传到了莎伦·卡特的耳朵里。

“所以斯科特·朗,也就是前不久闯入复仇者基地和猎鹰相撞,自称是蚁人的男人,他托了他朋友,朋友的表弟……算了这些都不重要,他让人转告你,他愿意和你谈谈,队长。”

美国队长接过13号特工递来的档案,他匆匆扫了一眼,里面似乎和之前山姆给过他的大同小异。他礼貌性地说了一声谢谢,在对方准备走开时突然问道:“所以现在的人还是如此热衷于小道消息和拐弯抹角地传递情报吗?我以为大家会直接发个推特@对方,然后等着媒体公关四处通知,或者再起码也写个电子邮件什么的,更加方便快捷一点。”

莎伦愣了一会儿,她看着对方浮出一丝玩笑的表情,脑海里只剩下与时俱进这几个大字。

谢天谢地,老好人罗杰斯没像朗那样疑神疑鬼,他直接用了一个稳妥的方式回复了对方的邀约。

 

“哦,我竟然真的见到了美国队长!他就是美国队长!”斯科特刚走进房间,那个金发男人还没多跟他打一句招呼,他就先兴奋地叫了起来。他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对方,四处张望想向人炫耀。队长对于这场面倒是沉稳得多,他只是端起两杯咖啡放在了桌子上。

“哦,所以你是怎么搞到我手机号的?”斯科特在对方已经坐下三分钟以后才把搓了老半天,微微出着汗的手搁在了桌子上。

“我走了一些特殊渠道,不好意思,希望没有太冒犯你。”

“不不不,这是我的荣幸!这不算什么。我觉得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在回你信息时说了那么难听的话。”

“没关系。”史蒂夫想起信息的内容忍不住笑了一下,“我不是第一次在我自我介绍完以后,被人当成是恶作剧了。——国家需要我,而你只需要你梦里的女孩?你这句话还让我想起了一件往事。”

他稍稍停顿了一会儿,在斯科特开始习惯性地嬉皮笑脸前转回了话锋:“不过我得说,先生,你应该注意你的措辞。”

“别这样,队长——我这样叫你没问题吧,你刚刚的话简直就像是我前女友和老妈,当我一不小心在我女儿面前溜出脏话时,她们也总是这样训我。”

“那你就更应该多注意了。”斯科特举起双手,对突如其来的PG级教育投降作罢。

“所以我们还是说说复仇者的事情吧。你们是想让我加入复仇者,还是什么特殊技能人类的常规考核?”

“总的来说,我们需要知道你的意愿、倾向,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或者给我们提供帮助的话,我们还需要知道你具体的能力来源、能力范围,以及后续可能会有其他的训练测试。”史蒂夫想了想,把娜塔莎之前告诉过他神盾局是怎么调查斯塔克的详细过程给打回脑后。

“听上去像一个复杂的面试,它分为好几轮,最后还有实习观察培养。——所以我通过之后,会有人来给我发工资吗?”斯科特在对方皱起眉头准备回答之前,又抢过了话语,“我是说,如果这样,我能拜托你们给我弄上一张新的信用卡吗?因为我之前的那些都……”他伸出食指在脖子上比划了一条横线,“信誉太差,全部停用了。算了算了,不管这些了,你先问我问题吧,我们开始。”

“那么,如果你愿意回答的话,你是怎么成为蚁人的呢?”

斯科特长舒了一口气,把脊背往椅子上一靠,像是要为一场漫长的诗歌朗诵会做足准备一般。他把思路按照分秒理顺,一道铁闸门打开,他呼吸到自由的空气,故事的起点被扯回到一家冰激凌店上面。“我希望你有足够的时间,队长,我这件事我恐怕得多说一个下午。”

金发男人抬起眉毛,半抿着嘴点了点头。

“所以你会成为蚁人,是因为自己被一位之前压根都没听说过的陌生男性突然看中。然后他给了你一个机会,把你拉去做了一系列测试,最后说服了所有质疑的人,非要把自己唯一的一件高科技产品交给你。他认为只有你能用它来做一些更好的事情?”美国队长在斯科特单口相声——不对,是个人经历——才说完开头时,打断了对方,给了他一个简单的总结。

“对,差不多就是这样。”斯科特挠了挠头。

“以及你爱上了那个训练你的好姑娘。”

“是的。我想现在看来,是的。怎么了?”

“这故事听上去有些熟悉。”棕头发青年眨了眨眼睛,思索了一会儿自己有没有在凯茜睡前给她读过类似的英雄传奇,另一个男人接着说了起来,“不过在我知道的那个版本里,高科技可不是一套装甲。它也是一个方程式,不过被浓缩在一筒注射器里,算得上是一个更加复杂的人体实验。”

“装甲?这个词不太好。装甲太容易让人想起钢铁侠了——皮姆博士知道了可高兴不起来。”斯科特小声念叨了一会儿,一只手撑着下巴,音调转而有些好奇,“那你说的那个人是谁啊?”

“就是坐在你面前的人。所以我很担心接下来的事情里,我会听到汉克·皮姆博士因为这个高科技生命受到威胁。”

“哦,这你不用担心。虽然后来确实出现了很多状况,但是汉克他简直有一个神奇的口袋。他可以用来保命的高科技并不止蚁人制服这么一样。我听霍普跟我说,她的父亲从钥匙圈上掏出一个小挂件,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坦克——他简直就像灰姑娘的神仙教母,能把南瓜变成马车。”说话人把双手搁在后脑勺上,咧了咧嘴巴,“他在神盾局当了这么多年的蚁人探员,肯定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啊。”

金发男人若有所思地垂下眼来。

 

斯科特见到的第三位复仇者成员说起来有些拉风。他那会儿好不容易得到了自己前女友的认可,获得了女儿的探视权。他拉着凯茜在草坪上放风筝时,自己那个朴素的白色风筝突然被一个从天而降的金红色人形给缠住。凯茜的第一反应是赶紧扑进了父亲的怀里,她在那个奇怪的身影走近了一些以后才兴奋地指向空中说:“爸爸,钢铁侠。”

“我知道,我知道。他是安东尼·斯塔克。”斯塔克先生落到地上,对自己的名声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个还没跟他打招呼的父女俩又讨论了起来。

“他叫安东尼?”“是的。”“和你对我说的那个,你最喜欢的会飞的蚂蚁的名字一样,对不对?”“你真聪明,小豆豆。”他还是比较喜欢别人叫他托尼多一点,斯塔克想。

“你是来对我加入复仇者联盟进行第二次考核的嘛,斯塔克先生?”朗同他面前的男人打完招呼以后,还是问了起来。

“看来队长他们已经找过你了?那个老家伙。”他皱起眉头从盔甲里头走出来,轻轻啧了啧嘴,“那么,你的想法是什么?”

“我还没完全确定我要不要成为复仇者呢。而且在这之前我觉得自己还是少见见你为好,先生。”这话让钢铁侠有些惊讶,“因为我的导师并不是很喜欢你,他不喜欢斯塔克家族的任何一个人。我可担心如果我跟着你们走会不会重蹈他的覆辙——或者我就直接失掉了跟着你们走的权利。”

“那都是老一辈的恩怨。我还以为发生了这事儿以后,他也多多少少对我有些同情呢。——他跟我一样都经历了自己的高科技心血被信任的合伙人复制出来大面积推广,又和我一样选择将所有数据都捣毁保密。他该是和我有一样的思维,一样的行事标准。他会很欣赏我才对啊。”

“我可不这么想。”斯科特看了看凯茜,又把目光移回那位不速之客身上,“皮姆博士说你父亲当初想偷他的科学研究,而现在你又偷过他的创意。”

“这不可能。”托尼回答得丝毫没有犹豫。

“那你怎么解释奥创。皮姆博士说他30年前就提出了这一和平守护者的构想,图纸还留在你们家的仓库里。你别说你没看过,否则干嘛连名字都起成一样的。”

科学家停顿了一会儿,在那个小女孩用新奇又真诚的眼神凝视他时,硬着头皮反驳道:“那也是我和班纳博士两人实现的这一设计,皮姆博士没对我们进行指导。更何况他可从来没实现他的图纸。”

“对啊对啊,如果你让汉克生在这个CPU只有指甲盖大小,内存条动辄几个G的信息时代,而不是他当时那个连互联网构想都没人提过的年头里,他说不定比你做得要好得多呢。不说他的奥创会不会变成邪恶机器人这一点,起码他的奥创不会是一次性的。”

托尼·斯塔克咬了咬牙,心情有些糟糕。“所以比起你,我应该先去拜访皮姆博士,对不对?反正制造战衣的人是他,出谋划策的也是他,他才更适合加入复仇者联盟。”

“我有点怀疑他和你父亲,到底是谁先提出了复仇者这一概念。”托尼觉得自己这一次拜访很是挂不住面子,他走回自己的金红色盔甲里头。

“对了爸爸,奥创是不是有一个钢铁军团啊?如果他不是一次性的——他会再来一次,我们该怎么办啊?”凯茜抱住斯科特的脖子,有些担忧地望着他。

“别害怕,我也有一只军团呢,蚂蚁军团。”小女孩“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那你会成为复仇者吗?”

“我还不知道呢,小豆豆。”

“不管你是不是一位复仇者,你都是我的英雄,爸爸。”姑娘亲了亲她父亲的脸颊。 


End


彩蛋(折页里没有的部分)

“斯科特你知道吗,我以前还跟我母亲说过,如果我有个弟弟我希望他叫斯科特*。”

“为什么不是詹姆斯?”美国队长旁边那个一直阴沉着脸的金属臂男性,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凑过来加入了话题。谢天谢地他不是来找自己茬的,斯科特想。

“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认识一个詹姆斯了,”拉开谈资的人笑了一下,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我曾经想过把詹姆斯这个名字留给我儿子。”

“那如果是个女儿呢?”在场唯一一位父亲想着自家女儿甜甜的笑,顺口就问了出来。

“那我会叫她佩吉。”但是那个想组建家庭追求幸福的人已经坠入冰层,长眠于世。他的眼神飘向更远方。


* 电影演员梗,CE的弟弟叫Scott呀


Free Talk:

希望看完的大家来告诉我,你觉得我到底是一个铁人粉呢还是一个铁人黑呢,我非常地想知道【殴打
以及排A4三折页真的非常有趣啊,而且视觉效果也很好,如果有太太也想出欢迎来找我排版啊!免费,免费!这个排多了是会上瘾的,信我

评论(1)
热度(17)
  1. 疯子的笔录妄想者公墓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月亮升起如一首挽歌
© 妄想者公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