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度产出总结

第一题 开头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云图][SixFro]重逢 The Reunion

鲁弗斯•思科史密斯不止一次地遇到那个唱片店的年轻老板。那人一头理不清的深栗色头发乱蓬蓬地搭在肩膀上,怎么看都像一团连主人自己都懒得用手去抓顺的枯草,他那副巨大的边框眼镜架在鼻头,止不住往下滑的样子也老是提醒着思科史密斯不自觉地去摸衬衫口袋里的老花眼镜。青年人的气质比美国那群刚被肯尼迪打过鸡血,又在战争中失掉所有信仰的一代人看起来更加自在舒坦一些,这反而让他想起旧帝国心不甘情不愿地摘掉了自己“日不落”的名号,踢开酒精和毒品,拿起吉他和鼓槌,唱一首留念却不怨念的挽歌。但不论是这青年能唤起鲁弗斯思乡的气质,还是他的职业,都不足以解释为何科学家会对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留有印象。

 

第二题 结尾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AM][Scott中心]Before Assemble

“对了爸爸,奥创是不是有一个钢铁军团啊?如果他不是一次性的——他会再来一次,我们该怎么办啊?”凯茜抱住斯科特的脖子,有些担忧地望着他。
“别害怕,我也有一只军团呢,蚂蚁军团。”小女孩“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那你会成为复仇者吗?”
“我还不知道呢,小豆豆。”
“不管你是不是一位复仇者,你都是我的英雄,爸爸。”姑娘亲了亲她父亲的脸颊。 

 

第三题 最喜欢的部分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某个部分

[MCU][盾佩]时年纪事-2013

“你才是那个把世界担在肩上的人,史蒂夫,这个军事训练永远排不到第一的小个子。那时我只是想着你——我想你会怎么做,我想你会有怎样的希望。你是我的指南针。”佩吉说起这段话时,嘴角滑出一个微笑,被表扬的男性仿佛回到70年前开往未知的老式汽车里,他试图组织语言,却又担心词不达意,他不愿在自己最好的舞伴面前出错,可那让他更加紧张。

“你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同女性交谈,是不是?”被揶揄后的男子反而笑了起来,他们一起笑着,仿佛多年来都没有这么开怀过。

史蒂夫将女性散在前额的碎发拨到她的耳后,他看着那双依然坚定的瞳孔仿佛看见了他信念被写下的那一篇章:“你才是让我知道原来我可以挽救更多的生命,让社会、让世界有所改变的人。我从没对你说过这句话,但是我相信你知道,你于我的意义比我盾牌上、制服上那颗星星所给予的更加深沉、更加具体。你让我坚持成为了我自己。佩吉,你过去所做的那些,远比我能做到的要更好。”

(喜欢这段倒不是因为这一段写得有多么优美,而是因为这一段写出来我对盾佩两个人的理解。)


第四题 最煽情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绿灯TAS][HalCarol]星辰之夜 Starry Starry Night

“你在做些什么,哈尔?”这几乎是每个人本能的一个猜想,卡萝试图平静下自己的心情,要不是对方一直拉着她的手,她说不定也会像那些影视剧里的姑娘一样伸手捂住嘴,仿佛这能掩饰自己激动又惊喜的神色——而现在还只是在飞行员先生一句话都没说的前提下。

接着那个人开了口:“卡萝,虽然有的时候我冲动自大,总是做出很多冒险举动让你担忧,但我从来不害怕,我知道我还不够完美,不够厉害,我也知道日后还有更多危险的事情等着我去完成,可是我总是确定爱你这件事才是我经历的最大的冒险。我并不因此退却、顾忌或后悔,相反我会因为不能把这一切向你表明而遗憾。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交付给你,我的名字、我的秘密、我的生命、我英雄的荣誉还有我的幸福,我的爱。你愿意收下它们吗?”

一贯坚强飒爽的女人在这个时刻也忍不住湿了眼眶,她止不住地念起眼前人的名字,像是在唱一首悠远动听的歌谣。哈尔腾出一只手抹掉了姑娘脸上难得出现的湿湿的痕迹,一边弯起嘴角,用没个正经的腔调开玩笑说他从小认识的那个卡萝可没现在能哭,是不是他在太空执勤时被掉了包啊。立马他的肩膀上就挨了一拳。


第五题 人物描写

摘取你喜欢的人物描写部分。

[APH][西中心]三流小说

这个故事的主角叫做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是个西班牙人,老实说他的名字实际上得比我告诉你们的更长一些,可是谁会费劲去记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伙子的全名呢,他只会被人记成安东尼、东尼或者傻小子费尔南德斯。这位费尔南德斯先生长着一副白人骨架,鼻梁英挺,一双眼睛和巨大的绿葡萄一模一样,皮肤却是吸满充足阳光的小麦颜色。他常年一头乱蓬蓬的棕色短卷发,就算偶尔被弄得像鸡窝一样了,他也不乐意好好把自己的头发梳顺溜,只懒洋洋地叉开手指在头皮上随便抓抓就算应付了事。他刚来伦敦时还说着一副浓烈的卡斯蒂亚口音的西班牙英语,语调发音像是大张着嘴巴又捋不直舌头,更让人头疼的是他快得像冲锋枪一样的语速,单词从他嘴里蹦出来就同上了膛的子弹一般,“哒哒哒哒”一个劲地朝你横冲直撞,撞得你脑仁疼得恨不得爆炸。他身边所有人都猜测他是哪个吉普赛人的孩子,这话传到他自己耳朵里他还挺不乐意,他会说:“瞎话。俺可是西班牙白人,天主教徒,正宗的伊莎贝尔女王的后代。别把俺同那些没有灵魂的野东西扯为一谈,蠢货。”你没听错,他一着急就会把我说成俺,嘴里的脏词一个比一个还要邪——扯远了,虽然他自己说他并不是吉普赛人,但他跳起弗拉明戈来可是一等一的出彩。哦对,这就是他当初来到伦敦的原因呢,演出。

(其实,我,最喜欢的应该是下面要放的那篇文里的一段【。)

 

第六题 环境描写

摘取你最喜欢的环境描写部分。

[Aquaman][Arthur/Mera]海底传说Like a Mermaid

飞鱼与海豚效仿着海洋正主的身影,纷纷跃出海面,一道道流线型的脊背和闪着光的鱼鳍涌现出来,海面上掀起一阵阵水花,叠加起来轻轻摇晃着整个海面。亚瑟领着他的臣民们翻涌浪潮,一路向海洋中心行去。他听见鱼尾拍击海面时划响了轻快的旋律,他用一声埋在波浪间的低吟哼唱出一首古老动人的曲调。海洋生物们随后而至,在音符尚未变调前加入了不同的声部,或高昂或低落,旋律在广阔的蓝色水域震荡。年轻的国王在前进中听到整个海洋的齐声吟唱,生命在他耳边回响。


第七题 接吻与H

摘取你最喜欢的的H部分,么有H就上吻戏,么有吻戏就空着吧……

[MCU][盾佩]Don't Dream It's Over

没有人能猜测到这其中复杂的纠葛和隐情,“先生,您的探视时间要到了。”所以他们才会拿出如刀锋一般的冷漠打断这为数不多的探视。

“我过一天再来看你,Peggy。”护士在端起医疗用品打算离开房间的时候,看见男人说着话,一边倾下身子在病床上那布满皱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那珍惜又虔诚的姿态比她看过的任何一部爱情电影还要动情,只是她不知道男人在他的梦里早已想象过这个吻无数回了。

他吻着她,他想那也许是他们起舞的前奏,又或许他能给她的也只有一个吻而已。


第八题 槽点最高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槽点最高的部分

[美队/海王]爆炸性新闻 The Startling News

亚瑟对堵在他家门口的人有些不明所以,但他也没等别人出声就先开了口:“我不知道诸位找我来有什么事。但我想近期美国各地都没有风暴袭击,不需要我帮助救援。然后……我暂时不回答和奥姆有关的任何问题;我和湄拉的婚姻确实出现了点状况,这个我们会自己处理,不需要各位操心;亚特兰蒂斯的其他政治问题无可奉告;我不会和鱼说话,他们没有智力;我当然吃海鲜,要不然我在海里该怎么活。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他一口气不喘地说完整段话时,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得为海王的肺活量感到惊叹和赞赏,接着在面对那张恢复到冷峻甚至带着恐吓的脸时,又立刻回到了静默。

(我觉得我今年的文力都贡献给吐槽文了,这题我可以填三四五篇文!)

 

第九题 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来的作品?

还是那句话BvS,队3以及叉人电影不定档不上映,我不敢列计划。不是怕被官方打脸,就是怕最后要吐槽官方,要么就是看完电影脑洞太多填不过来。

希望新的一年能写出英俊又帅气的文,做一个愉快的相声演员,而不是现在这种都不好看的二十三流脑洞手【。然后,填坑,继续出BG安利。


评论
热度(7)
© 妄想者公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