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双人问卷with松软软

和阿唯玩得超开心!爱阿唯wwwww我好喜欢那段面纱,一看就是胸口插利刃的美,希望阿唯唯继续写!那段法外也太可爱了,你们三个人怎么可以分开嘤嘤嘤。继续来写来玩啊

失人与倒吊月亮:

找软软 @妄想者公墓 陪我写这个真的太开心啦!这里把两个人的都发一下,软软的文都超级好吃T T还有达利和布努埃尔哦哦我想给她打钱!爱她爱大家,一起来写着玩呀。

填写人:

大唯

松茸

1.首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

大唯唯。脑洞手,冷逆拆,常年找小伙伴一起唱二人转。


大家好,我是一个努力修炼写文技能,然而啥也不会的文盲脑洞手松茸

为什么写上面这段话的时候感觉自己特别像在写Free Talk呢?!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再加一句:拖稿技术哪家强,需要取经找松茸!

2.回忆一下对方写过的同人,评价一下对方的文风

写正剧向时叙事柔软又缜密,文风超级温柔,所有关于景色人物和细节的描写总是让我心头一颤,松软软的文很多时候都给人希望。讲相声时脑洞如天吐槽力广阔且深似海,我爱我爱。


感觉就像精细打磨过透着星光的玛瑙,尤其特别喜欢那些漂亮的长句和比喻,读起来就像诗一样带着意象,又像巴洛克的油画。阿唯的文字,真漂亮啊!一看就是字斟句酌的工艺品。

3.你觉得最能体现对方对于cp的理解的一段文是?

【信任,软软所有的CP中都有着双方强烈的信任。】

史蒂夫将女性散在前额的碎发拨到她的耳后,他看着那双依然坚定的瞳孔仿佛看见了他信念被写下的那一篇章:“你才是让我知道原来我可以挽救更多的生命,让社会、让世界有所改变的人。我从没对你说过这句话,但是我相信你知道,你于我的意义比我盾牌上、制服上那颗星星所给予的更加深沉、更加具体。你让我坚持成为了我自己。佩吉,你过去所做的那些,远比我能做到的要更好。 


【Roy/Jade&Lian】当夜晚吻醒一朵花

Roy用握惯了弓的手托起Lian的后脑,有一小撮发丝塌在了他指节的凹陷处,那里曾经蓄满泪水:他的,恨他的人的,以及为数不多对他表达出爱意的。

“她会平安长大。”Jade从窗口翻身挤到这个逼仄的隔间时Lian在Roy的怀中醒了过来。她眼球滴溜转动着将视线移上她父亲的鼻尖再滑到颧凸处,紧跟着她发出轻音呼唤年轻英雄的名姓,用复数喊出那个标识血亲身份的称谓。“不像你。当然也不像我。”当日的Cheshire抬起一只手,她的利爪收回露出修整得平整的指尖。

“我知道。”他说,“我知道。”

紧接着他迈开了步子,却在真正行走的瞬间放慢了动作。他的妻子蹲坐在床板上摇晃着脚踝,打着节拍数清楚那段距离被分成多少细小的间隙。

她开口说话,声音像是一首收音机的老歌被松散的零件击碎了发出来,“Red,生活得继续。”Roy沉默了一会儿紧了紧胳膊搂住了Lian,那孩子咿咿呀呀地摆动着身体冲着母亲伸出了幼小的双臂。

4.贴出你最喜欢的对方的一段文。

【这可太多了,每一篇文我都喜欢啊!】

鲁弗斯会在乐曲的间隙里给水晶杯倒满琥珀色液体,他透过音符和醉意望向挚友时,会想象如果自己也是那首曲子里最让人演奏者沉迷的乐句——就像作曲家后来交于他的信笺里写的那样,他们都曾想成为一个绝佳的音符——那他就会被反复欣赏、琢磨和喜爱,哪怕是在不经意间。不过科学家在清醒之后,却选择将这一过于罗曼蒂克的幻想抹了去,只记得那首歌是罗伯特仅为他一个人演奏的,就仿佛他一个人独享着被赠予的整个宇宙。


每一篇都想贴一遍怎么办,这题是要逼死选择困难的脑残粉吗!

【Lian Harper】星沉昔事 CrustedStar

“我会成为他那样的人么?”她发问。

“你和他很像。眼睛,搭箭拉弓的姿势甚至说话的腔调。”Ollie在Lian最后一个安逸的调子沉落下去时说道,他露出和善的表情,笑着站起身给那孩子一个结实的拥抱和颊吻,他亲吻一个年轻的Harper,一个年轻的英雄。

然后他回答:“你会和他一样。因为你是他的孩子。”

5.贴出自己修改最多的一段文。

如今她拿起了笔,用笔尖指着金发男人的额头,声音如同一口哑钟,“我不希望成为她们笔下的天鹅或者是稀罕的能带给人爱情和幸运的白燕,我不想扑楞着翅膀摔进那个浪漫的,只有酒水和玫瑰的世界。先生,那些不能以飞翔获取的,应该用蹒跚的脚步追逐。跛行并非亵渎,它教导我们书写。”她蹲下身敞开自己的靴口,将一条腿从烧焦的黑色皮革中抬起来,冷漠地将所有的刀疤和枪孔曝露在这教导她浪漫情怀的资助人眼下。


【Scott中心】BeforeAssemble

美国队长接过13号特工递来的档案,他匆匆扫了一眼,里面似乎和之前山姆给过他的大同小异。他礼貌性地说了一声谢谢,在对方准备走开时突然问道:“所以现在的人还是如此热衷于小道消息和拐弯抹角地传递情报吗?我以为大家会直接发个推特@对方,然后等着媒体公关四处通知,或者再起码也写个电子邮件什么的,更加方便快捷一点。”

莎伦愣了一会儿,她看着对方浮出一丝玩笑的表情,脑海里只剩下与时俱进这几个大字。

谢天谢地,老好人罗杰斯没像朗那样疑神疑鬼,他直接用了一个稳妥的方式回复了对方的邀约。

6.贴出你认为对方写的角色最还原的一段文。

 皮特罗后来已经忘记了自己在那几个字母的注视下呆了多久才重新站到可以自由活动的街道上——他只记得他被拉出来的那一瞬间光线强烈得就像导弹爆炸时的样子。他本能性地抱住旺达的脑袋,希望自己可以替她挡住点冲击,随后自己的胸前有了一两滴快要干枯的眼泪。他们没有等来国外军工企业家显摆似的掠夺,但那也差不多了。他们赤着脚踩在钢筋林立、瓦片遍地、尸首与血迹铺成的道路上。


【HalOllie】火箭船

“这很简单,年轻人。只要告诉她‘你从未与我飞过。’就可以在机舱内吻上她冰凉的脸颊。当然,前提是你真的爱她。”哈尔把头抬起来,他因自己拙略而投入的角色扮演咧开了嘴,面容又在渐渐垮下嘴角时褪去了轻浮。他趁着黎明敞开的光芒拥抱住奥利的躯干,手指滑向亟待开探的迷惘之地——对方的肋骨,腰线,侧胯及更隐秘的私处。哈尔掀去奥利的衣物,让胸腔中的跃动经由他的后背传至胸口,而他的一只手也随即过渡到那里,安然地攀上奥利的胸腹抚摸几处轻痕。

(You’ve neverflown with me的哈尔是我的死穴啊,他怎么这么帅啊【尖叫)

7.给对方出个题吧,什么题都可以

写两个不同圈的本命的一段故事。


请用一个喜欢的作品的背景设定写另一部作品里的本命CP的故事

8.现在按照对方出的题写一小段文吧!

【The Outlaws+The Road】

“他们才不会管我们呢,”罗伊咧开嘴对他低声发笑,他嘴里出来一些破歌,毫无生命力的调子,喑哑的笑声和干巴巴的几句实话,“他们甚至都不屑于用我们的肉来充饥,杰鸟。”然后他把相机塞进杰森手里,回头去眺望遥远的前路和飘在空中的灰烬,直到霜紫的尘土被橙色的光轨划破时他才惊喜地发出嘟囔声,他抱住从天而降的姑娘扒开额前的碎发亲吻她的额角和脸颊。杰森翻了个白眼从中挤进去把他俩分开,他举起相机对准自己,背景是半个毁掉的世界和三个傻瓜。


角色:Hal Jordan & Napoleon Solo

漂亮的女服务生在给那位棕头发的年轻人倒完酒之后可没那么快脱开身。索罗趁着这个空档思考了一会儿自己又该喝点什么,反正不是威士忌,他知道,那东西可给了他不少糟糕的回忆,盖比曾评价说酒精让他受过那么多苦头,可到如今还是只留给他一丝迷恋,也不知道他是太过于沉迷享乐还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他转了转杯子,在隔壁的小伙子已经和服务生轻快地笑起来时要求了一杯特调。

“马蒂尼、伏特加,再来点没开动的苦艾酒,摇上二十秒,不要太久。”女侍者止住了调情,转过身去忙了起来。

“嘿!”索罗身边的年轻人挪过来了一点,声音听起来有点像被冒犯又没法找人茬的混小子,他把手搭到索罗的肩上,“这可就不厚道了,老先生,我差点就要那妞的号码了呢。”

“我倒觉得事实该是反过来。你要到了她的号码,然后你无法控制地再多说几句玩笑话,顶多一次酒醉后的亲吻,女孩开始担心尊重问题,你发热的头脑回到了地面,最后你扔掉号码条比扔掉废纸还快。我猜你有一个真正喜欢却没法进展的,你喝酒摆脱烦恼,同姑娘调情寻求信心,结果你会发现你不需要那些东西,因为你喜欢的那位不吃你这套。”

年轻人看着对方,仿佛他面前是一位拿着张塔罗牌唬人却又怎么说都头头是道的老巫师,他当然不愿意把这一切表露在脸上,他端起玻璃杯还没送到嘴边又放了下来。“哈尔,”他说,“我是哈尔。”

“索罗。”年长者点了点头。

9.试着写一段对方虽然喜欢但是不常写的cp的文

孩子们在唱歌。他们跟着那架犯困跑调的老旧钢琴发出的乐声踮着脚尖咯笑着踩响地板,嘴角溜出一阵子东方的古谣,那些音节在欢笑中变得难以分辨真正的读音,只剩下柔软的尾音卷进琴声中弱化了琴键敲下时被年岁打磨一声钝响。他们哼唱着真正温柔的曲调,簇拥在年轻老师的周身对她念诵出这些古老的音韵。

Walter靠上门板时眼睛里依然带着早些时日的冷漠,他逆光伫立,却依稀又在某个特殊的意义下正面向阳。她觉得他们之间有一缕阳光正缓缓切断覆冰的漫漫长路。


午夜巴黎:达利/布努埃尔

我是文盲,电影艺术史盲,有Bug请打我

 

那位生活在两个时空的年轻人走掉以后布努埃尔还举着酒杯站在墙边上。他嘴里念叨着零碎的词汇,从英语变成他的母语,反正对巴黎来说都是全然的异国情调。他依稀听到身边有人爆发出大笑,有人呢喃叹息如同情人的软语,上个世纪末留下的旋转木马滋滋运作,但那些动静都离他很遥远。他的思绪留在自己的世界里,他的世界留在自己的电影里,他的电影留在幕布落下前的最后一秒钟——文明的外衣还没来得及被酒会与欢愉脱下扒开。

“路易!”他听到有人这么叫他,但在那声音之前,说话人先拿走了他手里的酒杯,喝掉了杯子里剩下的小半口白葡萄酒,接着又往他的手里塞进了一瓶啤酒,全欧洲都厌恶的德国佬酿造,“我想要给你画一幅像。”那个人用带着他家乡口音的英语对他说道。

你每个礼拜都能向我提出这么一个请求——你每天都会对认识的人提出这么一个请求,然而你很少兑现。布努埃尔想了想,没有这么说出口。他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的画家好友:达利的手里握着钢笔,笔帽因为摩擦磕碰太多而掉了颜色,笔记本也蹭上了些碳墨灰,他的手指头倒是异常得干净。“你刚才的样子,眼睛望向虚无的空间就像是落到一个不存在的宇宙里,嘴角下垂,肩膀和脊背都垮下来。我从你的目光里看到一丝企图寻找挣脱平庸的力量,你的瞳孔满是疑惑好像是在对生活最本质的问题产生怀疑和好奇。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一部电影。”布努埃尔说。

“我看到了——”画家拖长了本该快得像枪子的音节,“犀牛。就住在你的灵魂里。”

“萨尔,你说为什么人们……你说我们要不要再一块拍一部电影?”他打住了美国人之前带给他的疑惑,他猜想那不是他或者他的朋友能够解决的问题。要请教那个问题,他得去找霍布斯、去找亚当斯密。他喝了一口对方塞给他的啤酒,在下咽之前看到达利兴奋地点了点头,连嘴角的八字胡都翘了起来。他一定是醉了,布努埃尔想,都怪该死的德国佬和德国啤酒。

“我们就该一起拍电影,路易。”

 10.写一段对方本命cp的小黄文,注意尺度哦

这题超纲。140字?!写什么小黄文?!我这么爱我的CP,不能只写140字。


CP:双绿

请伴随着华纳版PG13的经典配乐观看这段小黄文:然后他们干了个爽!

 

总有那么一个时刻理智会被直觉所取代,脑子里那些固执而伟大的规则底线、戒律契约统统都被踢到找不见的角落里。而这样的时刻对于一个弓箭手而言从来不少,他抽出一支箭矢,他躲避一颗子弹,他的本能而不是机器般精准的数据和计算叫他这么做。而此刻,他非理性的那一部分也这么催促他。他停下卡车,看了看窗外的星空近得就要贴到哈尔后脑勺的一绺棕发上,在狭小的范围里他越过眼前群山、越过奇幻故事与荣耀的名号,掰住了对方肩头,想要一个比吻更深入的接触。

(所以140字要让人怎么写,本命CP又不是快枪侠,心疼CP好嘛……这题PASS)

11.挑战一下用对方的文风写一小段自己的本命cp?

在这个时代的尽头他们还能幻想战争会就此终结,不会被尸骨和鲜血带去下一个世纪的开端。夜晚降临的时候哈尔会不停重复那些悬在半空的星星的名字,一些星系,几个怀揣希望相信奇迹的欧阿英雄的姓名。奥利会跟着他模仿外星称谓生僻又拗口的发音,然后他们共同发笑,在寒冷又漫长的后半夜里将额头轻轻相抵,交换呼吸并感受对方的生命。【一点都不像啊!写不出那种美丽温柔的感觉啊!我死亡】


她的脑海里装满了故事。它们并不是柏拉图口中亚特兰蒂斯那般的凡人理想,亦不是惊悚电影中让人颤抖的骷髅岛。它们是实打实发生过的。先于语言存在之前的久远过去,或早于视力诞生的创世历史。但她知道那是真实,因为她的眼睛老过世间的大部分眼睛,她的降世长于世上的大部分生命。她儿时经历的那些变故和睡前听到的趣事只有失明的游吟诗人相信并颂扬。接着那些旋律没有了音调,那些歌吟被后来者自作聪明地归作了神话与幻象——被当作笑话,说成是他们先祖的无知与渺小。就像那群人自以为是的给雨滴编上序号,给云朵取好名字。

(阿唯那么有文化,我根本,学不出来啊!【躺倒

以及我才发现这题目里居然要求是写本命CP,请假装这题是要求写一段文吧……)

12.喜欢写BE还是HE,为什么?

不要问我喜欢写HE还是BE,因为我根本没有E.(。


如果我还没进美漫坑之前我可能会说我喜欢HE,但是现在,我觉得我比较喜欢正剧向,走他们该走的路,过他们该过的试炼。我对结局没有什么特别偏爱和要求,只要是我爱的他们,只要他们依然发着光就好了。

13.最想看对方写什么题材的文呢?

AB相关的全部,哈尔相关的全部,奥利相关的全部,罗伊相关的全部,亚瑟相关的全部。对我就是这么贪心。


什么题材都想看阿唯写啊,阿唯写啥我都想看233333333

最近比较想看阿唯写武侠风的故事诶,墨镜王啊!但是要说最想看,大概是群星之间的英雄战斗,以及那些与伟大命运的抗争吧~

14.有想过和对方合作填坑吗?

啊这个已经达成了,有合作,尚未填坑(我这就去(。


这位太太,你还记得《灾中恶》吗23333333

不联文的话也想继续和阿唯出合志啦,希望每届SLO都能出两本!

15.没题目啦!那么对你的小伙伴说一句话吧~

爱你!认识你超开心!松软软是我的大宝贝!给你比十万个哈特!!!


我爱阿唯唯小天使,这么爱你————————!谢谢邀请我做问卷【送一万多花



评论
热度(10)
  1. 妄想者公墓失人与倒吊月亮 转载了此文字
    和阿唯玩得超开心!爱阿唯wwwww我好喜欢那段面纱,一看就是胸口插利刃的美,希望阿唯唯继续写!那段法
© 妄想者公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