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盾佩】时年纪事 · 1979

原作:MCU(美队电影1&2 以及蚁人)
CP:Steve Rogers/Peggy Carter
分级:PG
注意:SLO8小料《时年纪事》内容部分公开。应该算皮姆POV的盾佩,梗来自蚁人电影开头和前奏漫画的Peggy

前篇:1943 1955


1979

  

  史蒂夫多多少少有些意外汉克·皮姆博士愿意来见他。要知道他们复仇者队伍里那个刚添加进入待考核名单的斯科特·朗可是同他强调了好多遍,皮姆博士是多么不喜欢复仇者这支队伍——尤其是里面那个带着斯塔克姓氏和若干挂靠在斯塔克工业下领薪水的人员。斯科特自己甚至在刚接到那个带有A字标示的通知时就愁苦了好一阵。

  “这是一份体面的工作,对吧?这样的话,我的小豆豆一定会为她爸爸感到骄傲的。”斯科特这么对队长说,没过两秒又把四处乱跑的眉毛重新拉拢到一起,“但我的导师他恐怕不会同意。我要是跟他说我有可能会成为一个复仇者,他说不定不要五秒钟就能把我的蚁人战衣给扒掉拆个粉碎,然后扔进大海里。我要是在再坚持一下,跟他争论一会儿,我都不知道过一晚上我会不会直接被条子扔进关塔那摩去。他和斯塔克家族有仇,血海深仇——啊不,是老斯塔克想抢他儿子的那种仇。汉克他光听到这个单词都要发火,更何况整个复仇者基地还是用斯塔克集团的旧仓库改建的,你们的建设经费也全是用他家的钱垒出来的。”

  “以后恐怕不会这样了。”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来对那个正拿不定主意地指挥蚂蚁翻转纸页的男人说,“我都不确定复仇者这个名字还会不会存在。如果不麻烦的话,你也顺带帮我拖个话给皮姆博士吧,就说我想见见他,我有些事情想问他。”

  “我帮忙,话一定带到,队长,但是我可不负责说服他。我做不了保证。”朗举起双手,嘴角朝下扯了扯。

  结果皮姆真的出现在美国队长面前时,别说斯科特了,连罗杰斯本人都觉得有点不真实。汉克·皮姆安静地站了两秒钟,他并没有太多地转动视线,却也把队长打量了个遍——他的身上没有战士常年洗不掉的硝烟气味,也不似一个秘密潜伏者一样带着戒备和过分警惕的神色,他袒露出一股真挚的高兴,像是因见到友军而无需保留,他说起话时面容沉稳之中又带着些赤诚,他的行为举止总让人想起奥林匹斯山的一团火,接着是光亮与温度。那大概就是自由的味道吧,皮姆想,那人比他想象得更加接近一个真正意味上的正义拥护者。

  “你好,皮姆博士。”史蒂夫伸出手来,对方握了握他的手又摇了两下。有力而迅速,并不像博士其他动作那般慢条斯理,但依旧透露出严谨的态度,就像是任何一个科学家——一个有着研究者与特工双重身份的人那样,“我这次想见你主要是因为我在神盾局尚未解密的档案之中查到了一份资料,有关您在成为蚁人探员后执行的第一个任务,当时您发现了苏联人制造的记忆清除设备。我的阅读权限就到此为止了,我没法查看这件事情的细枝末节,我想问问……”

  “所以你想让当事人直接来告诉你,我明白。”皮姆在喉咙里闷哼了两声,“可是为什么呢?你想要复原它?”

  “因为我们这儿有一个受害者。”

  看起来更为年长的那位男性眯了眯眼睛,镜片上反射出一道浅浅的光来。“冬兵?”他的声音不带一点疑惑。

  美国队长点了点头。

  “原来这件事情一直有持续不断地受害者啊。”皮姆叹了口气,也和朗有着类似习惯一样地指挥着一溜蚂蚁大军从另一张桌子上搬运起了铅笔和白纸,“那些都是我年轻时候的事情了,我希望我对这些细节的记忆还没有太混乱。”他一边圈圈画画着,一边同那个物理知识恐怕有些生疏的金发男性讲解起来。

  “可惜我那会儿年轻又毫无经验,只损坏了他们的仪器,没来得及多翻找捣毁相关的数据记录。而且我还一直担心自己的性命,没敢太放开手脚。后来我回来不久,九头蛇就飞快地转移了阵地,我也没再留心这茬儿。我当时根本没想过他们要拿这个人体实验做些什么,如果是为了日后的研究,以便将优秀的战士转化成人体兵器的话……我很抱歉。”皮姆用手腕撑起了脑袋,铅笔末端正好抵在自己的脖子上,“那是我的第一个任务,不够顺利但足够让人信服。后来佩吉·卡特游说了所有人亲自训练我、监督我的项目。她接管了和我相关的所有数据。我恐怕在她申请转移权限之前,我的所有相关信息都只有她一个人可以查看。”

  “佩吉?”史蒂夫对这个太过熟悉的名字有些触动。他垂下脑袋,手在膝盖上轻轻擦了一阵,一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说不出什么话来。

  “是的,是她,神盾局的主要负责人。就是她允许我这个没接受过任何训练,做俯卧撑可能一口气还做不到30个的书呆子穿上制服,只把自己变小了就跑去极端分子的老巢里一探究竟的。从一开始她就鼓励我、支持我的,她还阻止过霍华德·斯塔克做许多蠢事——比如拿走我的实验成果。”皮姆搁下纸笔,脊背往座椅上倒去,“她是个优秀的女性。说起来这还是我愿意来见你的理由。”

  队长半抬起头来,没有立刻给出答复。

  “我早知道你有一天会和斯塔克家族的人合不来的,从我知道复仇者联盟这支队伍开始。他们家都是商人,利益高于一切,他们构想的未来从不是先用道德良心去测度的。”博士想了想,把自己从过往的恩怨纠葛里拽了出来,“当然啦,我不是指这个。我只是一直都想知道总被卡特女士挂在嘴边、成为她灯塔一样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她提起过我?”

  “是的。她可以三个月不说起她的丈夫,半年也不念叨英国的形势,但她每个礼拜都会提起你,而且总是一样的口气——尊敬、亲切、坚定,偶尔还带着点怀念和爱慕。你就像神盾局的一条幽灵准则。她说你就像一颗北极星,你让她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走。”

  皮姆摘下眼镜,捏了捏已经压出皱褶的鼻梁上。这个名字连着太多过去,而当他想起它们时,心里还留着过往的一阵酸涩。“我开始接受神盾局的研究项目资助时,卡特已经从一个老道的探员变成一名成熟威严的管理者了。那会儿她的年纪可不再允许她像一个二三十的小姑娘那样天天在外勤乱跑,她的地位也没法让她所有事情亲力亲为。我结交的她很少被人称作是卡特特工,管她叫指挥官的却从来不缺。她是一个负责人、一个奠基者。”

  他看了美国队长一眼,笑了两声,又继续说道:“你知道我出生的那个年代。世界大战已经落下帷幕,我对他们口中描述的零星言语只有想象、没有经验。我对你的名字最开始也不那么熟悉,毕竟那会儿你还没被写在课本上。我刚听到美国队长这个词的时候,我几度怀疑他——我是指你,先生——也应该是另一个神盾局的创始人,一个为了神盾局献出生命的初始者。毕竟卡特老会说如果队长还活着,他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又或者如果队长还在,他一定对而今的现状充满失望。我想你一定是比玛格丽特和斯塔克更德高望重的人,否则他们两人争执时也不会总绕着你的名字。”

  皮姆还记得自己的研究刚开始有了些起色时,霍华德·斯塔克便希望他将自己的数据实验写成报告,提交给上级。“你这可是一个重大发现,皮姆博士。我们该把这技术运用在军工生产中,想想看一粒指甲盖大小的金属片实际上藏着一颗榴弹的火力。你的研究说不定能超越爱因斯坦,震动整个世界。”斯塔克总是这么试图说服他。他会形容一起庞大的战争,它让数百个族群流离失所,数千个家庭支离破碎,他说起那些千万平方米的土地成为荒芜,好像因为这些微缩物,损失就会减少消失一样。

  皮姆摘下耳朵上的调节器,他的蚂蚁大军这会儿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想他现在正完全把自己暴露在一个没有武力掩护的环境里,同其他人说起一些回忆。这让他觉得自己此刻就像一个颐养天年的普通老者。那些高科技的便利与掠夺只在他的额间眼角留下熨不平的皱纹,在他的关节上刻下无法治疗的疼痛,他们唯独没有留下的只有荣耀和幸福。他还记得他为了避免斯塔克商业化的狂热,偷偷将自己所有的实验都转移到了地下。他成功地将一个活物缩小到了毫厘之间,他把自己的心血全部融入一件战衣里头。他只敢同自己的女友谈论这个成果,全然不敢将这一事迹见于天日——可他的资助人最后还是挖出了这个秘密。

  “你一定要将你的皮姆粒子发表出来,把你的技术呈交给国家。你的研究会改变战争走向,会改变世界!”斯塔克看着他,眼睛里有些怒气。

  “我可不这么认为。它这么有突破性,我担心其他人掌握它会导致一些危险而可怕的后果——无法控制的那一种。”

  “霍华德,我在这一点上同意皮姆的看法。它会让侦查的难度增加,而且我们无法想象如果所有人——尤其是九头蛇也掌握了这项技术之后,他们会怎么利用它。”佩吉·卡特在他们争辩时插进话来,她拍了拍年轻科学家的肩膀,投给他一个赞同的眼神。

  “是的。所以我坚持这个方程式、这件战衣都只有我一个人知晓、掌握。我保证我不会拿他们做其他事情,也绝不透露给任何人。”

  霍华德叹了口气,在房间里急匆匆地踱了两步,扭过头来看着那位研究者:“那么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你知道吗,我在战争时期也遇到了一个和你一样顽固的科学家。他的技术可以加强人的身体机能、改变人的生理代谢。他能把一个普通的、甚至有些病怏怏的人变成一个超级战士。可他闭口不愿意谈论自己那个神奇的公式,甚至偏执得连一点线索、一张碎纸片都没有留下。结果他本人在初次实验成功以后就被失了理智的德国佬取了性命,而那个唯一的成果也因我们的宿敌而不知所踪。他什么也没留下,什么也没有!如果当时,哪怕他还留了一丁点痕迹,战争也不会是这样的局势。我们牺牲的士兵和特工绝不会像后来报纸里写得那么巨大,而我们的敌人也不会这么猖狂!”

  “你还在想着复制超级士兵计划吗,霍华德?停下来,立刻。”皮姆博士还没完全清楚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另一位长官看起来反而更着急了,“你从头到尾都没有明白那时候厄斯金博士的心思,也不懂得作为超级士兵的美国队长只会有史蒂夫一人的原因,对不对。当时博士坚持将方程保留就是因为他知晓武器的厉害之处,不在于它的功能,而在于使用者的意志。是因为史蒂夫守护正义的思想,他才会成为美国队长,才会成为一个优秀的战士。他成为一个英雄从来不是那血清的力量,而恰恰是他的心啊。有人因为那一管药剂成为了红骷髅,发疯一样想要占领世界;也有人却因此缔造出和平与自由。我希望你明白,霍华德,正确的掌控者才是使得武器能力最大化的唯一途径。”

  史蒂夫在听到这番描述时都没多眨一次眼睛,他的手在桌下捏成了一个拳头。他试图将这个场景还原,脑海中却只出现一个温和的微笑。一个白发苍苍的女性用自己已经虚软无力的手握住他的手。他从没想过远长于半个世纪的生活带来的不是遗忘,但他也知道自己会像对方一样永远无法忘怀。

  “后来她在训练我成为一个合格的探员时,同我说了许多你的故事。”皮姆对史蒂夫说,“她始终只跟着你一个人走。因为她相信你。你是她的信仰、她的理智,你让她怀念了一辈子。因为她相信,你会带来一个更好的、她所期望的世界。——如今你回来了,队长,那就真的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吧。”

  史蒂夫平静的蓝眼睛里刮起一场风暴。他在另一个新时代里安了家,但那个让他朝前看的人还是旧年月里没法褪色的回忆。


  “我认识一个女孩,她坚定勇敢,她善良智慧,她的眼睛如同一汪可以融化积雪的温泉水。她在我心灰意冷、孤立无援时鼓励我,让我继续前行。她从不像其他人那样拿着刻板印象将我画到一个框线内。相反,她跟我说她对我有信心。她用笑容点亮了我的世界。是她,让我选择了自己的道路,成为了现在的我。她是我爱的人。”

  “我知道你说的那位女性,只是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不能被称为一个女孩了。”

  

本篇后续:2014

时年纪事全文放完

-END


评论(2)
热度(30)
© 妄想者公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