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FP&AOU】【双快银】Welcome to the New World(下)


趁着天启上映放完全文。设定和注意参加上篇,可能有红银


Welcome to the New World


  皮特罗就是这样混进了变种人游圌行的队伍里。那两个一红一银的双胞胎领着他跟着欢呼的群众慢慢走着,他们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解决了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疑惑——除了他从哪儿来,又该往哪儿去这种高深的哲学问题。

  “虽然我也是从去年起才真正知道了这个名词,以及我自己的身份,”彼得神色得意地挑了挑眉毛,“但我在为变种人争取权益上也是有不少贡献的!连查尔斯•泽维尔都肯定了我!哦,对了,如果你真的想了解具体的变种人的由来和相关理论,你该去读查尔斯的博士论文,那才是精彩。”

  “刚刚看到你跑过来的样子,你不会也是个变种人,只是自己没有发现吧?”那个闲不下来的小伙子在皮特罗还没把姐弟俩塞过来的所有信息消化完之前开始了自己的问题,“我猜你的能力之一也是速度快?有空我们可以比比?”

  “我的能力……我确实有超级能力,但这并不是你们所说的变种能力,我天生可没有这些力量……”

  “那是什么?”彼得又忍不住插了句嘴,他被他的胞亲拉了拉衣袖,用眼神示意要注意礼节。

  “超级速度。”他回答。

  “这明明和变种人没区别吗……”彼得小声嘟囔了一句,接着他提高音调,话语听起来像是要成为新的孩子王 ,“那有多快?可以自己和自己打乒乓球?做完一整个暑假的功课只需要半个小时?看电子游戏时总觉得它们在一帧一帧慢慢放映?还是你跑得比子弹还快,你知道的,刷刷刷得穿过密集子弹的间隙,然后在弹圌药炸开前把它们拨圌开,顺带给开圌枪的人摆个造型,拿走他们的帽子。”

  “第一个和第三个肯定没问题,暑假作业我不知道,我也没怎么做过。”他摊开手,对上双胞胎看起来似乎是羡慕的眼神,“不过子弹……我不是很确定。”他咽下否定自己的回答,对身边的银发圆眼睛小伙子皱起眉头。

  “那这样,我们正好比比,不就知道你有没有快过子弹——就知道谁更快了!”

  “彼得。”跃跃欲试的小伙子被自己的同圌胞叫回了兴头,他乖乖站回了自己姐姐身边,嘴边倒是挂着终于看到一个不慢慢吞吞的人的笑意。旺达侧过脑袋问起了那个刚认识的青年,“那你打哪儿来呢,皮特罗?据我所知,我们家可能是华盛顿附近唯一一家姓马克西莫夫的了啊。”

  “嗯……这个说起来有点复杂。”皮特罗把打了几番腹稿的答圌案通通咽回了嘴里,他来到这里的故事过于离奇,要说出来他自个儿都不会相信,除非他面对的是什么超现实主圌义者,否则他还是装个正常人比较容易保住小命,“我不是美国人,我从欧洲来。”

  “欧洲人?”在一旁安静待了好一会儿的男孩子又开始好奇了起来,“我妈妈也是欧洲来的,嘿说不定你是我们家哪门子亲戚呢,你要不要去我们家见见我妈妈。”

  皮特罗在这个问题上迟疑了好一会儿,直到对方往邀请里加入了晚餐字样后他才咬了咬后槽牙,一点头决定跟着才认识不到一上午的陌生人去别人家。儿时养成的警惕性让他很难对别人报以安全感,但看到那个女孩的笑容和男孩熟悉的面孔,他又不自觉地降低了点防备。

  “妈,我们回来了!”他被领着走过一个带有马克西莫夫字样的黑色小信箱以后,走到一户地毯被烧成焦黑色的公寓门口。那个总习惯性牵着红发姑娘走到前头的年轻人对着房门一喊,自己就像一阵风一样梭到楼梯口,“噔噔噔”跑了个没影。

  “这是跑太多太快被磨秃的?”皮特罗指着地毯问起身边的女孩,对方回以一阵笑声,然后告诉他这是彼得一直不愿意更新家门口的地毯造成的才对。

  “对了,这是洛娜,我妹妹。”旺达放下钥匙,指了指那个朝她不满嘟嘴的小家伙。那小丫头看起来也就是九、十岁,和没见到战火前的他大概有些相仿。她还没脱圌去对自己的世界充满美好幻想,用一根廉价的仙女棒和塑料王冠撑起自己的梦,她穿着并不太舒服的蓬蓬裙站起来,对自个儿已经世俗化的姐姐说了句妈妈现在还不在家,就绕开她走到这个陌生人面前,“我是个公主。你是什么人?”

  “你怎么还在希望自己是个公主。”旺达站在那女孩背后叹了口气,惹得那位小公主转过脑袋来对她吐了吐舌圌头,她见势朝皮特罗比了个楼上见的手势,也跑上去找她弟圌弟了。

  “你好呀,公主殿下。”青年像是想到自己缺失的童年一般,友好的弯了弯腰,如同一个骑士真的见到了一个身份高贵的孩子,“你猜我是什么人?”

  “嗯……我不知道,上次我见到一个人跟我回答说他是金刚狼,你知道什么是金刚狼吗?”她丢开仙女棒,跑到这个看起来比自称是金刚狼的家伙要温柔一百倍,无害一千倍的大孩子面前,像是找到了一个新的好玩伴。“我问我妈妈什么叫金刚狼,她告诉我是一种吃圌人的野兽,每到了月圆的时候就会在月下咆哮。可他明明就是个人,虽然我能想象出他鬼叫起来可怕的样子。”

  “我也不知道什么是金刚狼。”年轻人露圌出一个半无奈的姿圌势,他扫到客厅里摆着一堆廉价的透圌明糖果,飞快地跑了过去,拨圌开一个塞到自己嘴里,又拿出两粒摊开在小孩子面前,这花掉的功夫还不及丫头眨一次眼睛,他蹲下来近距离观察那个孩子逐渐放大的瞳孔和慢慢张圌开成圆形的嘴巴。

  “你一定是哥圌哥!”被递上小礼物的女孩子露圌出一阵甜甜的笑容,“你跑得又快、对我又好,还是浅淡色的头发,你一定就是我哥圌哥啦。我又有新哥圌哥啦!”她一阵蹦跳,伸过手搂住男孩的脖颈,往他怀里撒了撒娇,“你叫什么名字啊?”

  “皮特罗。”他说。他的记忆又跑回了索科维亚的一个冬日,他的家庭尚未破碎,他的父亲高兴时总是这样搂过旺达的脑袋,给她的颊边一记亲圌吻,一边往男孩的脑袋上使劲揉上几把。旺达在对上没获得那么好待遇,还留着两管鼻涕的男孩时,也是嘻嘻笑着,毫不顾忌地跑到他身边,给他一个拥圌抱,轻轻叫唤着他的名字。

  

  “皮特罗!”楼上等急了的小伙子又喊了一声。洛娜拿上糖已经打开电视准备一个人去一边玩了,他拍了拍那个姑娘的脑袋迈开步子比旺达还先到了楼梯上,“你真慢。”彼得换下了自己的夹克,坐在转椅上一边咯吱咯吱地吃着空了半袋的薯片,一边对另一个银发男孩说,“我们还要不要比比谁的速度更快啊。”

  另一个世界的小伙子耸耸肩,显露圌出无所谓的样子。旺达正好走到门口,听到他们俩的提议:“那我可以给你们当裁判。”

  “可是我们跑得这么快,你大概都不能看到我们,要怎么样评判呢?”皮特罗看着那双安静的棕色瞳孔,他忍不住想象里面溜出一抹猩红会是什么样子。不,她并不是他的姐姐。

  “没关系,我看得到你,我知道你有没有跑到终点。”彼得从椅子上飞快起了身跑到旺达的身边,好像这样就可以挡住对方的视线一样,“不如我们从这里出发,跑到街角的那个副食店去再跑回来,看谁先到,怎么样?”

  “我没问题。”

  “旺达,你说开始我们就开始吧。”

  女孩对两个并排站着的青年笑了一会儿,直到她更熟悉的那个按下随身听戴好耳圌机才喊出开始。那两人消失的功夫卷起一阵风,惹得她习惯性的按下裙摆,接着没过两秒,楼下看电视的小女孩就抱怨起了那个跑得快又爱捣蛋的哥圌哥。

  “哦,不好意思,公主。”没过一会儿刚被抱怨到的大男孩就回到了房间,洛娜还没怎么感受到对方摸圌到她的脑袋顶,她的手里就神不知鬼不觉地被塞了一个布丁,而那个带来礼物的家伙在皮特罗还没踩到那块烂地垫的空档就已经吻了吻自己胞亲的脸颊,然后对着女孩的耳朵说:“看,还是你弟圌弟最好。”

  旺达伸手顺平了男孩跑乱的头发,一边给了对方一个回吻:“可是你跑这么快,我就要跟不上了啊。”

  “不会的,我说过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皮特罗站在门口喘了口气,对着房间里还没注意到他的竞争者大声说道:“我就知道……你作圌弊,你居然不是在马路上——而是直接沿着别人家的墙壁跑过去的。这不作数,你抄近路,才不能算跑得比我快。我们重新比一次。”

  被质疑的男性剜了他一眼,仿佛在说我刚才营造的氛围全被你这个不解风情的慢家伙给毁了,他看了看旺达,露圌出一个顽皮的笑意,“明显就是我比较快。速度快,脑子也转得快。发动速度时,用上运用自己的智慧才是真本事。”他轻哼一声,满脸得意。“更何况,说不定是你的速度都不能支持你沿着墙壁跑呢……”

  事事不顺心的皮特罗叹了口气,对方那洋洋自信的表情让他感到极度不爽。

  他跑到彼得身边摘了他的耳圌机放到自己耳边听了一小会儿,评价地语气仿佛攒了五个月钱的小白领在米其林餐厅吃饭时吃到满嘴沙子的抱怨一般:“等等,原来你随声听播放音乐的速度压根没调呀。你说你要真跑得比我快——我一般的速度也可都是超过声速的——这个频率的曲子在我们高速跑动时听起来不就像是普通人用10倍慢速播放音乐的效果吗?你确定这玩意儿还能听?还是说,我知道了,你小子,戴耳圌机就是为了装酷吧。”

  “彼得,”红发姑娘看了看弟圌弟,板着脸看起来有点不高兴的样子,“你对我说,你跑步时最喜欢的歌是《Time in a Bottle》,为此还特地借走了我的卡带,而你跑步时压根就不能听歌的吗……”

  “我是真的喜欢听那首歌啊!我只是刚刚没调播放速度而已。”小伙子一贯嘻嘻哈哈地模样也变得不太好,“我跟你说我同泽维尔一起去五角大楼那一次,我可是特地选了我最喜欢、最高级的那个随身听,用6倍速度快放这首歌听的。”

  “怪不得你后来买了一盒新的磁带还给我,原来是放太快烧掉了吗?但是……”

  皮特罗趁着那俩姐弟还没把问题解释清楚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玻璃球送给了评判的姑娘:“我刚刚在路上还捡到了这个。我小的时候,经常和我姐姐一起玩这些小玩意儿,希望你也喜欢。”

  “你老在说你姐姐、你姐姐的,你为什么要抛下她一个人来到美国?”男孩停下辩解的话语,在旺达还没来得及说出谢谢时,先问了起来,姿态警惕。

  “我没有!”东欧青年说着,差点没一脚跳起来。

  “那你姐姐呢?她不在了?”彼得捏着下巴思考了两秒,拍了把大圌腿,像是领悟圌到什么道理,又像是故意要反击前面那人给他带来的难堪一样,“不会是这些都是你编的吧……我就知道,你就是想这样接近我姐姐,我告诉你,不可能!”

  “我没有。”皮特罗回答时可不像上一句话那般激动肯定了,他泄圌了气似的、蔫不拉几的语气很值得人怀疑。美国小伙子往前站了两步,习惯性的保护着本该走在他前面的女孩。

  “那你姐姐现在在哪儿,别告诉我你们本来打算一起去美国,结果她跟你走散了。你跑得这么快,要找到她一定很容易,好吗。”

  他在充满疑问的两姐弟反应过来之前先一步做到了房间的转椅上,大概是常常受到高速冲击,那个椅子吱嘎一声,掩过了青年的呻圌吟,他低着脑袋又一次揪了揪头发,止不住地嘟囔着:“如果事情只是这么简单就好了。”原本还呆在客厅里的洛娜不知想到了什么在楼梯间蹦来蹦去,混在皮特罗的抱怨声中让他回忆起节日的鼓点和舞步,“你们不会相信这件事的,没有人会相信。”

  “什么事?”彼得拉过旺达的手,同小时候准备听母亲跟他们讲述离奇故事的表情一样——谁知道呢,他打记事起就对那些突破常规的事情有着浓厚的兴趣,“还有事情比我们本身更加难以置信吗?”

  “不管你说什么,我们都不会歧圌视你,也不会因此伤害你的。”旺达走到皮特罗的面前半蹲了下来,她向那个愁眉苦脸的小伙子抛出一个微笑,男孩愣了两秒,不知怎么突然觉得这个女孩也许就该是他的另一个姐姐,但她不属于他,他也不属于这里。

  “好吧,如果我告诉你们,你们可以替我保守秘密,别轻易透露给其他人吗……对,还有千万不许打电圌话给精神病院。我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只是连我自己都无法解释而已。”皮特罗揉了揉脸,还没整理好思绪,彼得就已经来回一趟把在门廊上瞎晃荡的小妹妹拉倒自己怀里在他面前坐好,对方瞪圆的眼睛看着兴圌奋又精神,这让另一个白发青年没忍住比对了自己童年跑去听故事时,是不是也是这样一幅傻兮兮的样子。

  他叹了口气,拿捏不好节奏和原委的跳过了童年、忽略了九头蛇,只在讲起奥创时一并提到了斯塔克工业那颗残次品炸圌弹,然后又模模糊糊地回到了战斗场景,复仇者——机器人——疏散人群——弓箭手和小男孩——四打子弹——再次清圌醒。如果有一天他也能被挂在博物馆的展示墙上,皮特罗想,那他一定是介绍文圌字最少,参观者在经过他那时跑得最快的那个人。

  “等等等等,所以你们是同一个想要把世界都变成金属的人,哦机器人,打了起来?你觉不觉得这桥段听起来有点熟悉,旺达?还有思想控圌制和心理战术。”

  “这不一样吧,你不是只说你救的那个人是会操控金属吗,他又没说要把世界都变成金属。”

  “但我敢打赌他一定很喜欢充满金属的世界。那可是他的武圌器,他最信赖的事物。”彼得撑着下巴,思绪同他的腿脚一样跑得老远,“说起来我好想知道妈妈认识的那个能移动金属人认不认识他啊。算了,妈妈圌的熟人,指不定就是哪个戒酒协会的醉汉呢。”

  美国的大男孩杵着脑袋看着还没停下嘴的青年,他想象着那个机器人是不是也一身紫,在空中飞来飞去。当皮特罗说那个大家伙宣布他们才是更加高级的造物时,去年电视里那个戴着头盔鼓动变种人独圌立的男人又从脑海里冒了出来,然后紧接着另一个会侵入思想的和平拥护者闯进了它的脑袋。他们本该是战友,却因各自的立场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战斗胜负已定,一人注定离去。

  “所以,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来到这儿了。”皮特罗叹了口气,摊开手,眉头却拧到了一起,“我都不知道那次暴圌乱的最终结果,伤亡如何,我的国圌家如何——我都不敢想象旺达现在怎么样了。她成为复仇者了吗,她能和那个该死的总在捅娄子的斯塔克相处好吗,她还活着吗?”

  “我对你们那个世界不是很了解,但是你和你姐姐为什么对斯塔克的怨恨这么深……不就是一个炸圌弹嘛,那甚至都不是他签署合同卖给武圌装分圌子的。你不能因为那玩意儿写着他的名字就让他背这口锅——这么久。”彼得在对方还没完全消沉下去的时候一句话戳歪了重点。

  “谢谢你没有质疑原来这世界上还有另一个地球啊。”皮特罗愣了两秒,一时也接不下什么话。

  “本来就是嘛,你得认清楚真正的敌人才能赢取胜利。捣乱的是恐怖分圌子又不是在美国生产设计武圌器的人。”

  “你又没经历过那样的恐惧……”东欧人扯长了嘴角,要不是因为还牵挂着自己的姐妹,说不定他就想要和那个手脚麻利的小伙子吵起来了,“你们才更有圌意思呢,那个叫兰谢尔的逃犯,我没记错的吧,在华盛顿搞出了一阵这么大的破圌坏,把体育场掀了,人群恐圌慌,差点还把政圌要给杀了。你们的领圌导人非但没把这恐怖分圌子——真正的敌人给抓起来,找出他的同党统统肃圌清。反而放弃了这个打击计划。我看他们是被这武力威慑给吓破胆了才对。”

  “嘿,你这是在歧圌视所有变种人你知道吗。”

  “我没说变种人,我只是在说那些思想极端的暴圌力分圌子。”

  “但是本来政圌府打算识别并捕杀所有变种人就是不对的。难道我们就因为自己与众不同而应该走在街上等着他们指挥着大机器抓我们吗?我们又没触犯法圌律。”

  “我同意你说的。但这不等同于人们该支持兰谢尔使用武圌装的方式进行反圌抗啊。”

  “人们没有,我们支持的是X圌教授的做法。”

  “好了好了,小伙子,别再变种人、政圌治的争论了。”旺达伸出胳膊,一手拍了一下一人的大圌腿,他们同时安静下来,望着那个红发姑娘,“你真的是来自什么2015年,而且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宇宙的?”

  “我非常确定。我真的没有骗你们,你们可别叫人把我关起来啊。”皮特罗抓起那姑娘的手,真诚又紧张,捏得人有些疼。

  “如果是这样的话,说不定我能帮上点忙呢。”

  “什么?”男孩们齐声问出了口,显然是外来的马克西莫夫要更加惊讶。

  “你还不知道我的变种能力是什么,对不对。”姑娘嘴角带出一阵笑意,“不过,你可得答应如果我没帮上忙的话,你要向我母亲保密啊。她不喜欢这些特殊能力,好像那些曾经伤害过她一样。”皮特罗点点头,而彼得眼神里全是担忧。

  紧接着一抹熟悉的猩红色在女孩的眼睛里流转,她的指尖也绽放出一缕赤褐色光芒。空间被一道白昼撕圌开裂口,皮特罗在白昼的彼端听到另一个人呼唤着他的名字。

  他想他要踏着奇迹归去。

  “嘿,彼得、旺达,我想,你们要不要一起去看看我的那个世界?”


END

  

  彩蛋:

  “他真好啊。”彼得目送拿到光亮消散,看着一切恢复原样的房间,对他的姐妹说道,“他有不需要匿名的英雄事迹,有姐姐,有关心他的人。他还能见到我姐姐使用能力的时候。而且,他还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旺达拍了拍弟圌弟的肩膀,而那个更小的姑娘则抓过彼得的手,露圌出刚换得还不太整齐的牙齿说道:“你说,哥圌哥,我的父亲会不会是你的父亲啊?”

评论
热度(50)
© 妄想者公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