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U】【闪电侠中心】入梦者

原作:DCEU(主BVS)

CP:闪电侠中心无CP

注意:前后画风不统一,都怪JL Footage和BVS风格不一致。吐槽了,拒绝吃药,没有粉籍,骂我随意。看出什么漫梗了可以问我……


入梦者(阿澌友情提供英文名:Barry Pan Allen)

  

  巴里·艾伦,年纪不到25岁,黑发碧眼,犹太人,婚姻状况……抱歉,这听上去有点无聊,感觉和在看谁呆板而毫无新意的简历没什么差别。但你们没有猜错,巴里确实在给布鲁斯·韦恩——他是指蝙蝠侠,口述他的履历。蝙蝠侠说他需要为这个年轻人建立一个档案,他需要为他刚加入的这个“团队”建立一个档案。

  哦,好吧,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有人能想到布鲁斯·韦恩就是蝙蝠侠吗,或者说蝙蝠侠原来就是布鲁斯·韦恩?老天,蝙蝠侠和布鲁斯在哥谭公众媒体受关注的时间确实相差不远,而他们二者的名声,哪怕委婉地形容,也是“平分秋色”。所以巴里作为中心城警局的物证技术专家他怎么也从来没有找到半点破解线索啊?更何况他自母亲去世起便对这义警身上的谜团感到好奇。当然了,那可不是说他工作能力低下,只是他之前的努力方向一直不在这儿罢了,况且他们也从来没有和哥谭警方合作过。等等,他要关注的重点不是这个。他有点跑题了,他告诉自己这份履历可不是聚焦在这些在驾驶执照上都能瞧见的信息,他们真正该记录的是他的特殊能力。

  “所以你很快。”布鲁斯最开始只是这么说,他老成的语调像是早就拿捏好年轻人的性子,轻描淡写让对方可以骄傲地展现自己的最高水平,又同时暗示他自己并不是那么在意。他让巴里谦逊。可实际上在那之前哥谭人就已经清楚了对方的能力,他快到可以超越光的运动,穿越时空,甚至去到每个时间被微小改变带来的不同可能性里。这是个危险的能力,他不清楚这位毛头小伙子是否懂得控制。不过有他在,他总是会控制大局。

  “我说过你这样的描述太过简化了。”巴里在对方敲着平板电脑时站在他旁边看了看,一边去房间搬来他最喜欢的那张椅子放稳,跨坐在他对面。他的手肘搭在椅背上,掌心拖着下巴,而这一切只发生在年长者的抬眼之际。“我可是世界上最快的人。”

  他笑着说起这话时蝙蝠侠只是在他的性格那一栏里写了点什么东西。接着男人又用他低沉沙哑的声音继续问道:“你有这能力以后用它干了些什么呢?我不是要组建什么交友俱乐部,你也不应该为这就答应我的请求。你需要朋友的话我可以推荐你去更好的地方,你知道,我这样的人脉比你见过的犯罪档案还要多。”

  他在说这话时巴里才在心里暗暗叫了一声糟糕,果然他早些时候对蝙蝠侠说的入伙理由对方不仅不喜欢,甚至想要给他一个拒绝。(这让他想起自己在大学那会加入学生社团时填的乱七八糟的申请理由。反正到头来不如直接干实事卖力有效。)好吧,好吧,他也知道自己说什么“他需要朋友”这听起来很不靠谱。仔细想想,站在他面前的可是蝙蝠侠,对方在他五六年级时便开始了打击犯罪生涯(是的,那个时候超级英雄的说法并不普及),在他还不敢喝酒的时候就睡过了多少明星姑娘,他现在这个年龄不够当自己爸爸,也绝对是自己叔叔了,而他竟然说要和对方做朋友?虽然年轻人不是没听过什么忘年交成为终身挚友的例子,但这对他一个向来很快的人而言可不太现实。更何况——他想象了一下蝙蝠侠会去招揽到的人手——可能整个团队都和他有代沟也说不定。如果他们得在例会时听着老掉牙的慢节奏民谣,那可真让人难受。

  (也许对布鲁斯·韦恩说“我需要干完活去吃米其林三星餐厅时,有人给我买单”这个理由听起来还多少更值得人相信一点。)

  “哦,我的能力,当然是用来阻止其他人犯罪啊。”巴里想了想,在对方问完话偏了偏脑袋之后抓了抓自己的鬓角。他猜测这个答案既符合蝙蝠侠的需要,也与实际情况相吻合。

  果不其然对方点了点头。“很好,”他说,“我猜其他有你这么快速度的人,更加倾向于用自己跑得快到其他人都看不见这一点,顺手去超市便利店拿点东西回家。”

  “听上去像我以后要经常对付的那种人?”巴里说,他把手放了下来,十指纠缠在一起绕了一会,语速变得稍快了一些,“不过我觉得你说的那种跑得快又有偷窃癖的人似乎在哪个电影还是漫画里出现过,他头发颜色奇怪,总是一脸笑嘻嘻的。不过反正,我并不会这么做。我把我的能力用在正确的事情上面。”那个字眼听上去非常模糊,就像他母亲死亡的因果缘由一样,与之同样模糊的字眼还有他父亲的辩白与解释。以及更加大写的名号,比如正义,比如英雄。但他知道如果他总想为自己做点什么那便应当是阻止一场又一场恐怖行凶,或者找出真相。他还太过年轻,他的能力也并不是幼年时就与他相伴。他从没妄想过报纸上大幅宣扬的超人事业,但他乐于帮助每一个人。

  结果蝙蝠侠到头来只是说这个地球需要的并不完全是他生活了二十年一直在做或者想做的事情,他说他们正面临着入侵者,来自远方的敌人。那听上去更加糟糕不是吗,他耸了耸肩膀,蝙蝠侠说他需要战士。

  “哦。”他说,新闻上关于超人最后的新闻与这个词语联系在了一起。战士,总是与死亡相伴。“我答应了。我加入。”他又说了一遍。

  

  >>>Fast Forward

  巴里·艾伦自案头间醒来,那时的他已经适应了自己的两重生活。在警察局工作至夜在穿上金红色战衣跑过中心城街头。那时的中心城市民也习惯了黑暗间迸发的闪电,他们津津乐道善良温暖还总是露出笑容的英雄,说他救援时轻飘飘不留下太多触感的怀抱,说他与敌交手时打破的镜子或夺过的手枪,他们不可思议的脑袋里还常勾画出一些于他本人而言难以企及的高大形象。他们想同大都会人一样建造一座雕像、一幢博物馆。而在那之前更早些时候他便有了一个代号,所有人管他叫闪电侠。

  他在正义联盟工作时也总是以代号称呼他同行的队友。超人、蝙蝠侠、神奇女侠,叫起他们名字带来的超现实感已经消失,他猜想如今他也和这群人一样活在一个都市传说里头,或者说习惯于活在一个传奇里。但那些早年间备受质疑的英雄并不总像他们的代称那样神秘冰冷,他们偶尔以普通人的名字互称对方,脱口而出在争论或玩笑间。

  他在战斗间叫无往不利的女士“戴安娜”,有时是危险警告,有时是劝诫她停手;他与那个半机械的黑人小伙子打联手,总直接管他叫维克或小孩。超人在他们之间对人的称谓和言辞总是规范到无可挑剔,但他不经意间和钢骨说起四分卫才明了的暗语也让大家头疼。巴里为表达抗议只好在下一次联盟会议时讲起自己套上红色制服前收藏过的漫画、打过的游戏,招来的不满却全是自蝙蝠侠的。

  不过还好蝙蝠侠并不会叫他“孩子”(当然据克拉克描述布鲁斯·韦恩会这么说)。“巴里,”他在战争后去掉了对方的姓氏,就光呼他的名字,“有一回我也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睡着了,醒来得很不愉快——我被噩梦给吓醒了。接着你又给了我另一个梦。”

  “我很确定我从来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年轻人听到这句话时立刻坐直了身体,似乎蝙蝠侠在他心中还是脱不了威严,毕竟超人的前车之鉴在那,任何人都认为惹了他与踩到野兽的尾巴没什么分别。

  老蝙蝠倒是松弛了面容,往巴里的杯子里加了点咖啡又放回他面前。“也许之后你会的。你总说我对你能力的描述太过简略——你总说也许我们低估了你的能力。”

  他还是说我是世界上最快的人,而后便无其他。

  实际上哪怕是最快,这样的定义也太不具体。他在夜间结束了例行值班后并没有马上回到自己的城市,而是沿着水泥马路的尽头越过沙漠,踏过草地,滑过水面,踩在大厦的玻璃窗上。他在海面行动的姿势并不像海王,对方乘王潮而来,立于浪尖斩开水面,手中权杖挥舞犹如摩西蒙受恩典将红海分开,而他只是溅起两道白浪,海面静默无声。他在凌空跑动也并不似超人,对方在空中撞开的气流成了云跟随在他脚边,红色披风被掀起来,太阳照耀下一道金光卷边扬成了旗帜,而他只是将下方马路上的噪音车流甩得越来越远。

  也许你还能更快一点,巴里。他对自己说。就像你之前试图震动穿过墙体一样,给自己一点惊喜。

  对他而言这世界仿佛没有尽头,时间才是真正的屏障。他的脑海里开始浮现一只钟表,从他父亲手里来到他这儿,那些齿轮数字像是昭示着故事,与物理学家们对量子和空间的假设重叠到一块儿。如果他能超过光粒的速度,那么屏障便会打开,也许那样他将立于一个异度空间之中,也许他要处在一个悬崖上,时间的边缘,坠落后没人知道会通往何方。

  而后他看到自己正在虚无里奔跑,四周白光漫天仿佛弯折在他身上的那道闪电,它们藏匿着声响和色彩,好似每一道光线里都躲着一个世界,好似这片虚无正夹在不同的现实之中,是他打破了极限才得以窥见。

  他在试着放慢步伐探明状况时撞在一个人的后背上,对方笑了一下叫他小心,那困扰着他的虚空便全都退化消失了。他扭过头来抓了抓脑袋面对撞到的女士一时伸不直舌头。“妈妈。”他惊叫,搂过她的肩膀让女人已经褪了色的淡色头发擦到他的耳朵。他笃定他的母亲在他幼时便遇害,法律紧接着从他身边夺走了他的父亲。如果没有这些意外,他并不知道未来他会选择怎样的道路。或许他的速度只是引着他走向某个梦里,他思考。他握过女性的手来没多久,又发现了梦中世界的其他改变。这里的蝙蝠侠比之前他认识的那名还要更加年迈一些。他的制服上沾满了烟味,头发丝里也泛着酒精,他说话时的声音并不是刻意压低而是本身就缺了半口气。托马斯·韦恩,他报出对方的名字,猜测老人的年纪恐怕接近七十。更糟糕的在他们交谈之间浮现上来,没有哥谭蝙蝠与氪星之子的战斗,甚至从没有人听过氪星这个名字,海王不指代一位英雄,神奇女侠的好战也成了侵略。那些有母亲陪伴的温情被压抑在头顶的黑暗所毁。不,他否认,他亲吻母亲的面堂,不确定那是否是梦境还是另一重现实。“你必须得让我走。”他的母亲说,手掌拍在他的脊背上就像儿时歌谣的节拍。我爱您,他说。最终他转过身来再一次催促自己快点,再快一点。他身边的色彩和声音像他跑上帝国大厦时纽约街头的人影一般,融化在了遥远的虚无里。

  他又一次奔跑。

  自那之后只要在白昼般空无一人的通道里停歇时他总会撞到一个又一个梦境,那是一个又一个世界。那些世界与他生活的看起来同样真实,只是每一个都有些许改变。那改变的源头有的来自于他自己,有的则是他无法控制的其他人。有的始于最初的美好愿望,有的则开启自一个失误。他见到太多、太多,每个世界里蝴蝶扇动一下翅膀,哪怕是一秒钟的差池,之后的历史——应当说未来也将全数改变。他看到不同人组成的正义联盟,蝙蝠侠是个法外者,他不曾认识的英雄成为了核心,抑或超人并不在联盟之中。他记住每个细节带来的不同,却并不敢悉心记住毁灭。他在喘息的一刻站直了身体,这一次停在了蝙蝠侠第一次集结战士们对抗外星侵略者的战场上。

  空中煽动翅膀的怪物黑压压的快要遮蔽云雾,他们并不叫嚣着达克赛德万岁——他们整齐列队,盘旋落地后甚至也没有带着母盒。

  这可不对劲,闪电侠暗暗叫道。那些怪物在天空被飞行的巨响划开裂口后让出一条通道,红色披风逆着阳光被滚上金边,旗帜落了下来,超人立于众人上方,而那邪恶军团正向他俯首跪地。达克赛德的军队听从的似乎是超人的差遣。巴里忍不住身上的寒颤跑动起来摔进时间的洪流里。

  他看到这世界的过去:他看到人们熟悉的英雄对决,他看到疯狂的莱克斯和他早就洞察的入侵,他看到超人被威胁的母亲和对方陨落的心上人。他停下脚步到达这世界最初被更改的那一点。

  

  巴里·艾伦自案头间醒来。

  蝙蝠侠在他还没抬起脑袋时敲了敲他的桌子,这让他贴在办公桌上的耳朵有些难受。“今天是让你来执勤,不是让你来睡觉的,闪电侠。”年长者说。他拿走了闪电侠的杯子转身离开了两步又折回来。巴里趁着这时打量了他面前男人的打扮,黑色披风垂于地面,夜晚的色调将他裹起来。那不同于先前梦境里他看到的蝙蝠侠,那个世界的蝙蝠侠穿着沙漠的颜色,头罩上还扣着一个防风镜不知是为避开风沙还是增强视野。

  他调出联盟的文件来发现一切照旧,超人还是像圣经里那般为承受人类自造的恶果而亡,其后数月重返人间。他与蝙蝠侠之间的战役以误会开头,以联手结束。没有失去生命的女记者,也没有紧随其后的专断统治。达克赛德还是他们打败的那个达克赛德。

  黑头发年轻人叹了口气,手里正好被塞上了咖啡。老蝙蝠抽了一张椅子坐在他对面,左腿翘起的样子与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男人坐在暗处并没什么什么差距。“有一回我也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睡着了,”他说,仿佛这样他能给巴里更好的经验,“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你的存在,我担心的还只是地球人唯一的一位外星人。”

  “超人。”巴里插了一句。

  “是的,超人。长时间的工作给我带来了噩梦,我刚被吓醒却发现你又带来了另一个。”

  “对,我去警告了你。”

  “你已经这么做过了?”蝙蝠侠问,还想起了另一个问题却止住了口。

  “还没有,布鲁斯。但我会这么做的,我看到了那个世界——我看到了那个梦。”

  “也许你只是回到过去看到了我的梦。”

  他们稍作停顿,年轻人耸了耸肩膀。“我们会知道真相的,不是吗?”巴里笑起来,这一回他与蝙蝠侠并肩站起身来,在瞭望塔的玻璃窗前凝视着下方的蓝色星球和金色光辉。他停下了脚步,盘算着该怎么拉住另一个世界的残影潜进别人的梦里。

  他最终会知道。


彩蛋:

暂时不给你们看【。


和弥撒唯唯阿澌及一票基友打算搞一个DCEU大猜想,本宣看这里,会收录这篇文,到时候给大家放修改完整版,欢迎大家陪我来聊脑洞

最后唠个嗑,我被JL Footage里的海王和闪电侠给炸了,虽然两个角色炸我的姿势不一样【。

评论(4)
热度(29)
© 妄想者公墓 | Powered by LOFTER